82.第82章 隐身战警花--

82.第82章 隐身战警花

    夏媚抬起头,看到林逸的脸,再看到两人光溜溜依偎一块的身子,她本是羞红的脸顿时更红。

    “姐”林逸抱着她头,封住她小嘴。

    “呃,你”她挣扎二下,见他不放过自己,最终回应他。

    一番缠绵,俩人去了附近宾馆。

    在床上,在浴缸,在地板上一夜风流。

    次日一早。

    林逸睁开双眼,一下发现,昨夜的七次大战到精疲力竭,差点丢了命。

    此时精神状态竟然也不错。

    旁边,夏媚睡得很熟,好像很困很困。

    “姐,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林逸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下床。

    穿衣,漱口。

    林逸出了宾馆。

    哈哈

    老子拥有治疗术,这下又有的爽了!

    行走间,林逸看着双手,想起昨晚的突破,一阵窃喜。

    “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我全要了。”

    “钱不用找了。”

    在附近包子店,林逸提了几袋热气腾腾的包子,往回走。

    回到宾馆,见姐还在床上熟睡,瞧她睡姿从没变过。

    林逸忍不住在她粉肩上落下一吻,搁下一袋包子,转身走。

    十几分钟后,一部出租车停在路边。

    林逸下了车,提着一袋包子,直往梦楚儿家去。

    不知道楚儿脑袋后面的包包消了没?

    要是没消也没事,我现在有了治疗术,刚好可以给你治疗。

    “哈哈”想到这,他又一脸高兴,加快脚步朝她家方向走去。

    “小子,老娘终于找到你了!”侧边,一个巷子中停放着的一部警车内,周飞燕穿着一身警服,一双美目紧盯着前面行去的一个背影,咬牙切齿。

    就知道你这色胚,会一大早来找梦楚儿!

    周飞燕推门下车,冲上几步,双手捧起一把枪,瞄准林逸屁股,开枪。

    “嗖!”

    “嗯”林逸身体一震,一只手抓着屁股后面一个东西,拔了出来,拿到面前看去。

    “我草!”

    “是是麻醉枪?”林逸双腿一软,身子与手上拿着的麻醉针以及一袋包子直接落地。

    后边。

    周飞燕嘴角上扬,露出雪白动人的皓齿,“小子,这下你还不死。”

    治疗麻醉!

    林逸虽闭上眼,一时却还有几分清醒

    突然,他发现真的有效!

    在体内一股神奇力量洗涤下,他身体的知觉竟快速恢复,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周飞燕行到林逸身旁,双手捧着的麻醉枪对着他背。

    一只脚踢了踢他的大腿。

    他大腿晃了晃,却没有任何反应。

    “哼白痴,这次我绝不会让你再逃掉!”她取出手铐,身子蹲下,放下麻醉枪,手铐铐向他手。

    就在这时,趴在地上像死鱼一样的林逸突然暴跳起来。

    糟了!周飞燕花容失色,她可是亲眼看他中枪倒下,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反击。

    站起身,一只手迅速摸向腰间手枪。

    一把锋利的刀在这时却架上她脖颈,“别动。”

    周飞燕头一仰,抽出的手枪枪口向着地面,硬是不敢向他。

    “放下枪。”林逸不容反驳语气叫。

    周飞燕很犹豫,内心一片急,这小子明明倒下的,怎么现在这么生龙活虎?这根本说不通啊!

    林逸将刀刃贴紧她脖颈,“你觉得我会不会向你动手?”

    周飞燕发现他眼神坚定,他的神态镇静自若,怎么看也不像是菜鸟。

    这家伙一定杀过人!她纤手一松,手中握着的手枪,一下掉落在地。

    他会杀了我吗?她看着他。

    林逸对上她的眼,发现她黑白分明的美眼中,竟写意害怕。

    “你想怎样?”他问。

    “把你带回去,再逼问你”她说。

    这娘们虽恨我,但也不至于会杀我。

    她刚才要是想杀我,就不是开麻醉枪了。

    想到梦楚儿一会出来,这样被她看到不妥。林逸一只手拍上她臀部。

    “嗯”周飞燕身子一抖。

    林逸在她臀部狠掐一把,对她露出一个超级大流氓的表情,“飞燕姐,我要是疯起来,连我自己都会害怕,我现在放了你,但如果你下次还找我麻烦的话”

    他嘴凑她耳边,“我保证,咱们不止发生二次床上关系那么简单,呼”他向她耳内吹口气。

    “嗯”周飞燕娇脸一片红涨起来。

    想到自己不可能杀了她,而要囚禁她也不现实。

    他贴着她脖颈的刀最终拿开。

    周飞燕看着他,他会这样放过我?

    林逸退后二步,缩起刀刃,把这弹簧刀收起,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

    “飞燕姐,要不我请你吃大餐,咱们再重新开始?”

    周飞燕眯起双眼。

    林逸笑说:“说不到咱们交往深了,你会喜欢上我。”

    周飞燕看眼脚边的手枪,再看他。

    林逸拎起地上的包子。

    就在这时,周飞燕身子蹲下,捡起地上的手枪,朝着林逸大腿直接开火。

    “砰!”

    “噗”大腿中枪,林逸睁大双眼,单脚跪地。

    脸上一片痛苦之色,手上刚拎起的包子又掉地上。

    林逸看向周飞燕。

    周飞燕手枪指着他头,“小子,你完蛋了。”

    林逸看向右边的麻醉枪,再看她,“这是你逼我的。”他忍着大腿上的枪伤站了起来。

    周飞燕一下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硬气,双手抱紧枪,“不许动!”

    林逸看着她,却是露出邪魅的笑。

    周飞燕睁大美目,心中直感不妙。

    就在这时,林逸一个诡异的笑脸化作空气,他一个身子在她面前直接化作透明。

    “嗯什么!”

    周飞燕眨眨眼,又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

    “你不是一直怀疑我会隐身吗?”林逸捡起麻醉枪,带动麻醉枪隐形,枪口对着她大腿就是开枪。

    “嗖”

    “呃”周飞燕身子一抖,低脸看向大腿。

    将大腿上的麻醉针拔出,美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

    她身子步步后退,双手抱紧手枪,发抖指着面前的空气。

    “砰砰砰”终于,她对着面前空气开火。

    隐形走到她身后的林逸,皱起眉头,没想这丫头真会开枪。

    “嗯”一声吭叫,她倒在地上,手枪打光子弹,脱手掉落在地。

    林逸现出身,目光从她脸上,移到自己中枪的大腿上。

    他闭上双眼,咬紧牙关。

    当下可以看到,一颗子弹从他大腿枪伤内逼退出来。

    一缕圣洁光华在他伤口生成,洗涤他伤口,迅速痊愈。

    林逸睁开双眼看去,在他大腿上,前面中枪位置竟又完好无损,好像并没中过枪。

    有治疗术就是爽!

    飞燕姐,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他看着她,嘴上挂起近乎邪恶的笑,行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