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惩罚警花周飞燕--

83.第83章 惩罚警花周飞燕

    “刚刚出什么事了?”

    “我好像听到枪声?”

    “我也听到了。”

    “我们快过去看看”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林逸把周飞燕扛在肩膀,再拿起手枪与麻醉枪,带动着她与双枪隐形。

    朝着外头直接走去。

    马上,不少好奇市民谨慎赶到。

    但他们又怎会看到,有人隐着身从他们身边经过。

    邻近一家宾馆。

    “嗯”

    床上躺着的周飞燕皱起秀眉,慢慢睁开双眼。

    她想起什么,眼内的惺忪之色一下消失。

    上方是天花板。

    她抬起双手,双手没有被绑。

    她左右看眼,这是个房间,房里没人。

    她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身上依然穿着警服,除了中麻醉枪之后的不适外,其余一切正常。

    前面发生什么事?

    我怎么会在这?

    周飞燕谨慎扫看周围。

    想起前面与林逸交战,她仍是心有余悸。

    那小子一定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他一定认为我没那么快醒!

    不行,我得马上逃出去。

    这家伙会隐身,可怕的很,我得叫头儿让上级增派警力来对付他才行

    周飞燕想下床,一下发现鞋不见了。

    她干脆赤着脚丫下床。

    突然,她感到什么不对劲。

    她好像听了呼吸声。

    周飞燕眯起双眼,小心扫看周围。

    难道

    难道他在这!

    隐形的一双手,突然推上她胸部。

    伴随而去的是一股强力。

    周飞燕睁大美目,一个身子却不听使唤倒摔在床。

    惊恐!

    一时间她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她紧张的从床上起来,身子退到床头边,一双眼谨慎盯着前面。

    可恶!不管她怎么看,她就是无法看到对方。

    周飞燕突然看到左边凳子上,放着她的手枪与麻醉枪。

    她再看眼前面,当下,她不顾一切朝左边下床,冲向那武器。

    “呃?”

    “什么!”没由来,一个身影在她身前现出。

    周飞燕一个身子没稳住,一把扑他怀中。

    这人不是林逸又是谁。

    周飞燕吓一大跳,他明明在前面,怎么这么快来到左边。

    林逸双手在她胸部使用一推。

    “嗯”

    她惊叫一声,一个身子又倒摔在床。

    周飞燕只觉胸上传来一丝奇异的感觉,忙从床上坐起。

    一只手却掐着她小嘴,冲她一笑,“飞燕姐,这个游戏怎样,好玩吗?”

    周飞燕一双眼望向林逸大腿,他前面中了一枪,他的行动绝不可能这么自然!

    那裤子已经换了,不见任何血迹。

    难道他没中枪?

    不可能,他明明中枪流血!

    “你想怎样?”她问。

    林逸笑说:“你觉得经历了前面的事,我还会不会轻易放过你吗?”

    “我劝你最好”

    不等她说完,林逸的嘴一把封住她小嘴。

    周飞燕眼神一滞。

    一股霸道的力量突然推来,他将她一把压在床上。

    这混蛋!

    他竟然竟然想强我!

    周飞燕心头一恨,在他嘴唇上直接狠咬一口。

    “啊”

    林逸抽开嘴,一只手摸自己嘴唇。

    嘴唇上传来撕裂的痛,果然见血。

    “你咬我?”他看她。

    周飞燕大喘粗气,爬退几步,一个身子赶紧下床,朝手枪那跑去。

    林逸追下床,一只手掐着她后脖,把她一张脸直接推按床上,一只手就是狠拍她屁屁。

    “叭叭叭”

    “啊啊啊”周飞燕一阵羞叫,白皙性感的脸顿时泛起红晕。

    林逸推她一把。

    “嗯”一声吭叫,她身子又扑在床上。

    “在我面前跪下来,唱首征服,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马上放你。”林逸假装很生气的说。

    “你做梦!”周飞燕从床上爬起,“我就是死,我也不会”

    林逸上前,将她从床上一把拉扯下来,拉下她裤子,一只手对着她屁屁又是一阵猛打。

    “叭叭叭”

    “啊啊啊”周飞燕又一阵羞叫,一个身子激烈挣扎,但受了前面麻醉枪影响,她此时浑身无力,别说对抗林逸,此时就是对抗七八岁小男孩也显得很吃力。

    林逸手上一推,她又扑在床上,只是一时,她瘫趴在床,眼中一片湿润,眼泪划过脸庞,流到床上。

    她长这么大,父母从没打过自己,以前的同学把她当花儿一样宠着,现在一大帮男同事对她更是爱护有加

    她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被他打屁屁也就算了,竟然还又被他褪下裤子来打屁屁。

    林逸看着她,心头荡起一片报仇之后的快感。

    “这就是向我开枪的下场!”

    周飞燕一只手抹把眼泪,盯着他大腿,她还是感到不解。

    她前面开枪打他腿,就是怕这狡猾流氓又使诈。

    可现在看来,他脚上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林逸顺她目光看向自己腿,又看她一眼,他干脆把自己裤子褪下来。

    “呃”周飞燕羞叫一声,一个身子忙从床上挣扎起来,双手迅速将自己裤子拉上,并死死抱住。

    她突然又看到什么,脸色一滞。

    在他双腿上,竟然不见任何伤口。

    “不”

    她摇摇头,看看他左大腿,又看看他右大腿,最后盯着他脸,“这不可能!”

    “不可能?”林逸得意一笑,“那你再看看这个。”

    他一只手指着自己嘴唇,在他嘴唇上有一道刚被她咬破的伤口。

    突然,奇迹在她面前发生,他这伤口处竟有白光生成。

    周飞燕睁大双眼,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白光消失,在他嘴唇上,竟再也不见任何伤口。

    “呃?”

    “这”

    “天呐!”周飞燕脸色一惊再惊,最终完全傻眼看他。

    林逸看着她,似笑非笑,将裤子穿回。

    若不是昨晚与干姐大战过猛,此时他兄弟不太争气。

    就她前面向自己开枪,他现在也势要将她摧残个九死一生!

    周飞燕见他穿回裤子,心中稍安,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不但能隐身,他的伤口竟还能自动消失

    难道他是外星人?

    如果不是外星人,一个正常的人类怎么会有这么牛叉的超能?

    林逸从她眼中,看到了她对自己的畏惧。

    “你以为,老子就只有这两种超能吗?”林逸一脸鄙夷,“就你这胸大无脑”

    “你还有第三种超能?”周飞燕皱眉问,一时内心对他的恨,也抵不上对他的好奇。

    她这才发现,她一直以来都小瞧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