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助飞燕救人--

91.第91章 助飞燕救人

    第二天下午,最后一科高考模拟测试。

    “呼呼”林逸身上手机发出轻微振动。

    学校不许学生课间碰手机,更何况此时在考试。

    管不了了。林逸直接掏出手机,看去。

    是女警周飞燕来电。

    林逸眯起眼,在这个骨子眼,要是没有急事,她绝对不会给自己电话。

    他当下按接听键。

    “林逸,你是不是在学校?”手机中传出紧急与动听的女声,正是周飞燕声音。

    “是。”林逸应。

    但这一声应,还是暴露了他,只见旁边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来。

    在讲台上,学校最严厉,被学生称为老巫波的李阿凤老师,一双充满锐气的眼一下瞪来。

    “我有个同事中枪了,她快不行了,你赶紧到学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到”她挂了电话。

    我草!

    林逸看着手机,直接无语。

    这场考试也才进行了十几分钟,这一份试卷他连三分之一也没做好。

    “林逸!”李阿凤严厉叫,行了过来。

    见老巫婆目光不善,林逸直接收回手机。

    李阿凤冷着脸警告,“再碰一下手机,你就给我滚出去,自己不考试,少在这里干扰其他学生。”

    “知道。”林逸懒得鸟她,拿了笔在试卷上快速填写起来。

    “哼”李阿凤老师没好气扫向他试卷。

    她马上发现什么,一只手推了下眼镜。

    三道题都对了?

    第四道题,也对了?

    第五道,答案正确

    第八道,还是正确

    李阿凤老师莫名紧张起来。

    如果是别人答对这么多题,她还能镇定,可林逸是出了名的最差生

    “呼呼”他身上手机又响起。

    来不及了!

    他闪出手机看去,果然是周飞燕来电。

    他从座位上直接站起。

    李阿凤老师恢复镇定,“你干什么?”

    “老师,我提前交卷,我有个朋友出大事了,我得马上去帮她”林逸把试卷递她手上,直接跑。

    “你你给我回来!”

    “老师,救人要紧”林逸却直接冲出教室。

    “你”李阿凤老师傻住。

    “这下林逸死定了。”

    “就是。”

    “连老巫婆都敢惹,他真是活腻了。”不少学生小声嘀咕起来。

    “哼”李阿凤老师对着教室门愤叫一声,想到什么,她目光又移回他试卷上。

    从高中部大楼冲出,林逸直接冲向校门。

    校门外,一部警车靠边停着,后排座车门打开,身穿警服的周飞燕正站在那车门旁,很是焦急样子。

    希望没来晚!林逸连忙冲上去,“飞燕姐。”

    “林逸,快快,她快不行了。”周飞燕带着哭腔叫,身子忙让开,给他站在门边,她一双手却全是血。

    车上躺着一名女警,眉头皱着,脸色苍白,晕了过去。

    在她肚上,一片血淋淋。

    “嗡”林逸双眼一亮,透视下,可以看到她肚内有三颗子弹。

    擦!

    什么人这么残忍!

    “飞燕姐,老规矩,我救她,你别让任何人靠近我。”林逸一手放女警伤口。

    “嗯。”周飞燕点头,见二名保安行来,她立即拦住他们,“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开。”

    两保安对视一眼,一时更好奇。

    “耳朵聋了是吧。”周飞燕直接抽枪。

    “呃”

    “快跑!”两保安吓一大跳,忙跑开。

    周飞燕见左边有群众过来,又过去拦。

    车门边,林逸一时咬紧牙关,一只手不断释放神秘的圣光。

    在圣光包裹下,正常人肉眼无法看到的女警肚内,三颗子弹被某种力量吸住,从射入的弹道处慢慢排出体外

    周飞燕赶走了群众,行到车门边看林逸,又看女同事。

    林逸紧闭双眼,眉头皱着,咬紧牙关,额头上渗出大片汗水。

    “主人,你已经透支了,快收手吧。”脑袋中的女子,传声道。

    “没事。”林逸传声回应,继续集中精神,加大力度治疗她。

    “主人,再这样下去,你会像上次一样晕倒”

    “我知道,但我现在收手,她还会有生命危险”

    周飞燕发现,在这一刻,在林逸脸上竟生出同龄人中,极难看到的男子汉气概。

    又像四天前晚上那般,一脸倔强。

    林逸一只手,发抖着从女警肚上收起,扭脸看周飞燕。

    “她怎样了?”

    “伤已经治好了,休息一下就会好。”林逸退后一步,双脚一软,直接倒下。

    “呃”周飞燕吓一跳,一把抱住他。

    林逸双眼微闭,视线从模糊中慢慢恢复清晰,他一下看到一张绝世娇美的脸,近在咫尺,她一双眼,正无比担心看着自己。

    他突然又感觉什么,眼光往右边移去。

    嗯

    他心头一荡,脸色呆滞。

    林逸当下发现,自己的脸正贴靠她丰傲的胸部上。

    脸上正传来妙不可言的触感。

    好舒服啊

    他勾嘴一笑,心头那个爽呀,还真恨不得一直这样贴靠下去。

    他脸忍不住在上面磨蹭起来。

    周飞燕慢慢皱起眉头,这个小流氓,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想占我便宜!

    她双手一松。

    “呃”

    林逸从美梦中惊醒,一把摔落在地。

    “蓬”

    “哎哟!”

    周飞燕转身不理他,察看女同事。

    见她枪伤完好无损,虽然还昏迷,但脸上神情已经不再那么痛苦。

    林逸从地上挣扎起来。

    奇怪,刚刚还那么累,怎么突然又精神了点?

    难不成,是她的功劳?

    林逸看向周飞燕。

    周飞燕转过身来,看他。

    林逸目光从她下巴,直接往下移。

    周飞燕看他,再顺他目光,看向自己胸。

    她身体两边的双手,一下握成拳头。

    “没事了,那我回去了。”见她要发飚,他果断转身走。

    这小子

    周飞燕看着他背影,还真无语。

    他怎么就那么色!

    “林逸。”她叫。

    林逸回头看她。

    “那个文文,她让我跟你说声谢谢。”

    “她没事吧?”林逸扬嘴一笑。

    周飞燕点头,“四天前那晚上被治疗后,她第二天早上就醒了,现在一切正常。”

    “那就好。”

    “还有我那同事。”她扫眼警车,又看他。

    林逸也看她,不知为何,与她交流中,他感觉又精神不少。

    “谢谢。”她淡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