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我不会死,她们也不会死--

第924章 我不会死,她们也不会死

    “呼呼”四处的烟雾被龙卷风迅速吹卷进来,让这一现场的环境都显得清明干净不少。

    边上,受到龙卷风可怕吸力,丫丫四女一退再退,同样结出防御力墙,紧盯前面。

    战场,在林逸左侧空地,一团力量突然生成,将附近空气中逗留的烟雾,与被林逸卷入龙卷风中的烟雾拼命吸出,烟雾汇结出一把巨剑,剑尖向着林逸,猛的闪射去。

    林逸身子左闪,险险避开,操控着这波庞大无匹的龙卷风,一把袭卷去。

    剑形烟雾化作人形雾影,连忙往右飘躲,可龙卷风突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

    林逸操控着四波可怕龙卷风,包围而去。

    人形雾影一阵左避右闪,最终被一波龙卷风卷入。

    四股龙卷风合为一体,疯狂旋转起来。

    “啊啊”马上,龙卷风内传来先前老太婆的痛叫。

    最终,她用拖长声音喊道:“老婆子我认输了老婆子我这就让你们留在此地,请少爷高抬贵手,饶老婆子一条性命。”

    “老太婆,这可是你说的。”林逸这才散去龙卷风。

    “蓬蓬蓬”当下,不少石块射砸在地,其中一名老太婆也重摔在地。

    现场变得一片安静起来。

    “月婆,怎样?”林逸上前问。

    月婆从地上挣爬起,看着林逸,眼色复杂,身形直接化作一袭烟雾飘走,“你们赢了,想在这里呆多久随你们的便。”

    外边,看到这情形,再听到这声音,丫丫四女无不欢喜,尤其是丫丫,一具小娇身直接蹦跳起来。

    林逸见月婆真走了,心头一爽,看四女,再看这通天剑塔。

    这塔实在太过高大了。

    林逸手上黑光一亮,关在战宠戒的女皇一把放出。

    “嗯嗯”现场可怕的热浪高温,让力量极为虚弱的女皇当场受不了,全身发痛,痛吭不已。

    林逸见状,将五十万力量直接灌入。

    女皇这才好转,只是仍幽怨的盯眼他,但马上,她的目光被前面通天剑塔吸引,一双美眸颤抖起来。

    一把金剑紧贴架到女皇脖颈,丫丫不客气说:“女皇,我们到了,那灵剑呢?”

    女皇看林逸,眼色发冷。

    林逸看丫丫,“小师傅,先把剑收起,量她也不敢逃。”

    “哼”丫丫给女皇一个警告眼神,这才收剑。

    女皇仰视着通天剑塔上方,眼色复杂。

    林逸顺着她目光看去。

    丫丫四女则谨慎盯着她,生怕她突然使诈。

    女皇说:“灵剑在上面,剑握柄的位置。”

    林逸有点心动,“你确定?”

    女皇目光从上方,移下,移到他脸上,“不过,想要到达那位置,取到灵剑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你可能会因此丧命。”

    “说。”林逸加重语气。

    女皇看着前面的剑塔,道:“想要到达剑顶,你得从塔内一层层上去,传说这剑塔一共十九层,而灵剑就在第十九层中,也就是说,你想要到达十九层,你必须闯过前面的十八层关卡。”

    女皇看眼林逸,见他认真聆听,心中一喜,接着说:“十八关卡,每一关都有或妖或兽的强者看守,越往上走,你所遇到的妖兽强者就会越强,所以,你这样上前,很有可能灵剑没取到,反而断送了命。”

    林逸看着这塔楼,眼光闪烁。

    丫丫四女对视一眼,一时同样看林逸。

    女皇说:“根据咱们的约定,如果你现在退出的话,你得放我走,而且要还我金剑。”

    “退出?”林逸看她。

    女皇勾嘴一笑,“怎么,你还想上去?”

    林逸笑说:“都到这个地方了,你认为我会退出?”

    “可是,你不怕死吗?”女皇饶有兴致看他。

    “你觉得我怕死呢?”林逸反问。

    “你不怕,那她们呢?”女皇扭脸看丫丫四女,再看他,“你不担心会连累了她们?”

    林逸看丫丫四女,丫丫四人一时也看他,想看他会怎么说一样。

    林逸坚定道:“我不会死,她们也不会死。”

    林逸看向前面剑塔,眼光强烈不少,“要怎么进去?”

    女皇看着林逸脸二秒,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你跟我来。”

    她朝前面走去。

    林逸看眼丫丫四女,朝前走去。

    丫丫四人紧跟其后。

    “哗”在女皇靠近一刻,剑塔一扇厚重的门突然向上升起。

    一刹,一股夹杂着可怕兽威与戾杀之气,从洞内传来。

    洞内一片黑暗,竟看不到任何妖兽身影。

    “门开了。”女皇看林逸,退出几步道:“我就不跟着上去,我在这里等你们吧,你们若是能出来,证明就取到灵剑,到时你们留着我的金剑也没用,而你们若是出不来,我的金剑不要就是。”

    “你想得美。”林逸冷叫,手上黑光一下闪打去。

    女皇吓了一跳,身子正想躲闪,一股无形强力突然束缚她身,让她硬是无法反抗出来。

    黑光罩上她身,将她一具动人的娇躯硬是收入林逸战宠戒去。

    “混蛋”现场弥留着女皇一记叫骂。

    林逸心头一爽,看丫丫四女:“女皇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你们怕不怕?”

    丫丫一把蹦前,两只小手抱着林逸一只胳膊,激动说:“不怕不怕,有徒儿在的地方,一点都不可怕。”

    林逸看雨荷三女。

    她们分别上前,紧依他身旁。

    林逸笑说:“既然这样,那就出发吧。”

    林逸看着面前的塔门,心头莫名激动,“灵剑,你老子我来了!”

    五人一把走入。

    “咣”上升的塔门一把落下,一眼看去,这剑塔中不见任何门的痕迹。

    外边,一抹烟影吹到,先前飘走的烟妖又直接回到现场,看着这剑塔一层方向,月婆轻轻摇头,“可惜了,小子这么好的潜力,若是再发展几年,说不定还能成为妖界的新界主”

    剑塔内一层,在林逸与丫丫四女手中泛出的光华下,可以看到这个诺大的空间中,有一名人形鼠体的鼠妖正蹲在墙角。

    两点红光眼看来,眼光炽热,竟有噬血的疯狂。

    “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了吧,现在总算有妖进来了。”鼠妖站了起来,却是有二米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