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火石怪进化--

第951章 火石怪进化

    林少可真棒,再任由他发展,他恐怕会成为这个妖界的新界主了

    孕妇水木兰望着林逸背影,眼色复杂。

    见他看来,她飞上前,“林少,恭喜你又将火石怪收服。”

    林逸叹口气道:“这家伙还倔强的很,最终能不能收服它还是一回事呢。”

    “听说只要收服战宠三次,哪怕这战宠再倔强,也能让它完全屈服的。”水木兰双手抱着他一胳膊说。

    林逸看她手。

    水木兰也看自己手,当下吃了一惊,忙放开他手,她刚刚不知怎么的,自然而然的就抱上他的手,按理说她不该这么放得开才对。

    怎么了,难道我真喜欢上他了?

    “我们继续吃鱼。”林逸冲她一笑,飞闪下去。

    水木兰看着他,小心肝怦怦急跳。

    好在林逸没多追究这事,不然她非羞得无地自容不可。

    她跟着飞下。

    “擦,这鱼都凉了,我再热热。”说着,林逸手上喷出火浪,在这几串烤鱼上重新烧烤起来。

    此时见他会控火,水木兰仍有点意外,但想想,他两亿多力量,连分身跟隐形都会,会控火也就不算什么了。

    一会,俩人吃起烤鱼。

    “看什么?”水木兰抬脸间,突见林逸看着自己,心跳不由加快。

    “兰子,你真漂亮。”林逸笑夸。

    “嗯”水木兰吓了一跳,忙扭开脸,脸颊一片通红起来。

    林逸心头荡起一丝快感。

    “轰”就在这时,一声巨爆从他战宠戒内传出。

    林逸身体一撼,移目看去。

    通过感应,林逸当下能“看到”战宠戒内一切。

    “呼呼”可怕的火焰在四处燃烧,占据了每一寸空间,让这个本很适应兽类生存的环境,变得非常恶劣,仿佛这是一个火的世界。

    让林逸惊奇的是,旺盛的火焰之中,那块凹凸不平的怪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浑身长着红毛,身材精瘦的红猴子,它一双猴眼此时正盛出慑人火芒,如同两把锋锐刺人的刀尖,令人不敢逼视。

    我草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火石怪还会进化!

    “呼”突然,这一大片火浪迅速回收,缩回它猴身体内与身体周围。

    哼

    老子最多再给你一次机会,大不了我就把给你力量榨光了!

    “林少,怎么了?”水木兰见他脸色古怪,好奇问。

    “那火石怪变成了火猴怪了。”

    “呀”水木兰蹙眉奇怪,“怎会有这种事,你没看错?”

    林逸摇头,“当然没看错。”

    水木兰一脸震惊:“林少,恭喜你,这很可能是会进化的变异体,它每次进化,实力都会倍增!”

    林逸扬嘴一笑,“还没让它完全依顺我呢,等让它完全依顺我,到时再高兴也不迟。”

    水木兰点头,一脸自信,“林少,我相信这是迟早的事。”

    “我也是。”林逸自信一笑。

    天色暗下,山脉中随处可见霓光闪烁,也时不时能听到可怕的兽吼。

    林逸横抱着水木兰,在半空如颗流星,一划而过。

    “好像有点冷。”水木兰双手抱紧他脖,身子紧挨他身体,颤声道。

    此时已是后半夜,狂风夹杂着冷霜吹打而来。

    林逸见前面山崖中正好有个悬洞,而洞内不见任何妖人与兽类,一把飞闪入。

    洞内看起来还算干净,除了里头有张一米半宽,两米来长的石床外,竟还有一堆未烧完的干柴。

    林逸将洞门用结界封住,火力一控,这堆柴火直接燃烧起来。

    整个洞穴顿时温暖,林逸见水木兰坐在火堆旁,笑问:“兰子,要到我空间戒去吗,里头不冷。”

    水木兰一把抬脸看他。

    林逸与她对视两秒,见他不太高兴,陪笑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嫌弃你,我只是怕你生病了。”

    水木兰目光温柔起来,“我进去了,你不就一个人了?”

    林逸扬嘴一笑,在这个陌生之地,仅有自己一人独行,想想也是怪寂寞的。

    林逸笑说:“那不早了,你快去睡一下吧,天一亮我们就赶路。”

    水木兰看里面床,再看他,“你不睡吗?”

    林逸笑说:“我两亿实力,睡不睡都无所谓的。”

    “那好。”水木兰也不犹豫,走到石床边,躺在床上,身子背向林逸。

    林逸看她背影,在火光映照下,她背身曼妙有致,十分动人。

    “这石床有点冷。”水木兰突然翻坐起来,看他,双手抱着自己两只膝盖,“要不,你过来挨着我睡?”

    “”林逸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不过想想,她从开始让自己背她,到后面让自己抱她,现在又让自己挨着她睡倒也算正常。

    林逸心想,再怎么样也是她吃亏,我占便宜吧。

    水木兰解释说:“身体挨一块睡,可以更暖和点。”

    林逸从火堆旁起来,上前,当下发现,不知是火光映照,还是她本来害羞了,只见她脸颊一时如红苹果一样绯红。

    水木兰躺在石床上,又直接转过身去。

    林逸不由想起她前面从溪河中出来,那湿裙沾贴在身上,那肚子隆起可爱一幕,心中竟又不由生出一股冲动,“兰子,我可以摸下你的孩子吗?”

    “嗯”水木兰发出蚊鸣的声音,轻轻点头。

    林逸心头一喜,躺在床上,前身挨着她背面,一手绕过她腰,伸放到她隆起的小腹上。

    虽还隔着一层衣裙,但他手一下能感受到她肚皮上的娇滑。

    “能感受到孩子吗?”水木兰有点紧张与期待问。

    林逸闭上眼,笑说:“我感觉到孩子心脏的跳动,而且还是两个。”

    “呀”水木兰吃惊,扭过脸看他,却见他脸近在咫尺,这还是她第一次,跟一个老公之外的男人贴靠如此近,何况俩人还躺在床上,这让她内心一下荡起一层异感,脸颊羞红起来。

    好在此时火堆映出的火光将大半个洞映照得红艳艳,这才避免了她的尴尬。

    林逸笑说:“你不知道吗,你怀上的是双胞胎,而且很可能是龙凤胎哦。”

    “呀”水木兰一手捂着肚皮,与林逸手握到一块,脸上浮起一片惊喜之色。

    她看着林逸,眼色复杂起来,这个男人要是我老公该多好,可惜,他从那次离开后,就再没回来,至今也是生死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