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我是他们仇人--

第960章 我是他们仇人

    “不,我的金剑不”从地上很是狼狈爬起的天才少年黑木森,在看到自己金剑被毁,一下悲痛不已。

    林逸冷扫全场。

    一霎,众人面面相看,纷纷离场。

    见黑木森捧着他断成两截的金剑,在现场陷入痛苦,忘了离开,黑木亮对黑木雄说了一声,俩人忙上前,将他劝带走。

    一分钟内,这上百来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逸看水木兰,“兰子,这齐天城的入口在哪?”

    水木兰摇头,“林少,我母亲知道。”

    “哦,对了。”林逸这才想起收入自己空间戒的她母亲与丫丫她们。

    “嗡咻咻咻”林逸手上空间戒一亮,将她母亲水美娟,与丫丫四女,以及凤羞孪生姐妹跟石龙夫妇给放出。

    “徒儿,我想死你了!”一看到林逸一刻,丫丫无视周围诡异环境,无视周围人群,一把扑入林逸怀里。

    林逸只感怀中一片柔软,好闻的香气扑鼻而来。

    “徒儿,你有没想我?”丫丫双眼痴迷看他。

    “当然有想,小师傅,你先别闹,我们到血湖了。”林逸提醒道。

    “妹,你成熟点行不行?”旁边的姐姐雨荷,一脸鄙视看她。

    丫丫向雨荷吐下小舌头,扮鬼脸状,又冲林逸道:“徒儿,那我们一会再亲近。”

    “好。”林逸点头。

    丫丫这才从林逸怀里出来。

    “妈,齐天城的入口在哪,你快告诉林少吧。”水木兰走到母亲前,见她发呆,催促道。

    水美娟从呆滞中醒转,上下扫看女儿身体,最终盯着她脸。

    “妈,怎么了?”水木兰感觉母亲的眼色有点奇怪。

    水美娟有点好奇女儿跟林逸是怎么过来的,她俩这一路有没发生什么,但也不多问,见林逸看来,她道:“林少,我记得在血湖附近有个山洞,而这个山洞正是齐天城的入口。”

    林逸看向血湖,再看众人,“大家两人一组,围绕着这血湖分头找找看。”

    “我要跟徒儿一组!”丫丫一下欢蹦到林逸身旁,生怕别人会跟她抢一样。

    “妹,你跟我来,林少哪用跟别人搭组。”雨荷上前,双手抱着丫丫一手,把她直接拽走。

    “姐,不要拉我,我自己会走”丫丫虽被姐姐牵走,但也仍一步三回头,好像要跟林逸永别一般。

    片刻,众人聚回一块,大家面面相看,纷纷摇头。

    “怎会没有呢?”水木兰看母亲,“妈,你会不会记错?”

    所有人目光也投到她脸上。

    水美娟摇头,“这么大的事我怎会记错呢。”

    “那”丫丫正想反驳她话,却被旁边的姐姐瞪了眼,她当场不敢再说。

    刚被姐姐带去找山洞,一路她没少受她训话,丫丫虽然打从心里没把姐姐的话当回事,可也不想她继续这样烦自己。

    水美娟看着血湖,蹙起秀眉,“这么看来,这个齐天城的入口很可能被迁移了。”

    “大家再两人一组,扩大范围找一下,半小时后在这里集合。”林逸扫看众人,道。

    “是!”众人纷纷点头,再次分开去。

    半小时后,丫丫四女与水美娟母女,以及凤娇双胞胎女跟石龙夫妇前后赶回。

    众人对视间,又纷纷摇头。

    “徒儿,现在要怎么办?”丫丫两只小手抱着林逸一手,有点担心起来。

    林逸看着这个血湖,突然想到先前的黑木族妖人。

    水木兰目光与林逸一对,双眼也一亮,俩人在周围扫看起来。

    不过,方才众人都没看到黑木族妖人,说明他们已经从这方退开了,但林逸与水木兰相信,他们不可能走远。

    “呼”就在这时,空中传来呼啸。

    只见一白一黄两道身影从空飞来,他们一个满头白发,一个秃了头,年纪同样老迈,可看起来二老双眼精芒内敛,神采奕奕。

    其中白袍老者手上拿着一把纸扇,正是先前林逸结交的三笑长老,另一黄袍老者袖口过长,让人看不到他双手拿着什么。

    “哈哈哈小兄弟你果然在这!”三记朗爽的狂笑,两名老者直接飞到林逸身前。

    “原来是三笑长老。”水木兰扬嘴一笑,看林逸。

    林逸嘴上挂起微笑,目光从三笑长老脸上,移到旁边黄袍老人身上。

    这黄袍老者同样笑容可掬,脸庞红润,给人亲切随和感。

    “小兄弟,这位是我大哥,妖人称为无忧长老。”三笑长老赶忙介绍,“大哥,他就是我前面跟你讲过的小兄弟,他是妖人称为林逸大主宰。”

    林逸领着众人,与这两名老者走到一块,问:“三笑长老,你们找我有事?”

    三笑长老笑看旁边的老者一眼,冲林逸笑道:“小兄弟,我前面跟大哥说结交了朋友,他听了咱们的经历,就催我立即带他来见你,而你们前面又说要来血湖办事,我这才带大哥过血湖来,好在你真在这。”

    丫丫眯眼惊呼,“他真是你大哥,可你俩长得不像呀。”

    “妹”雨荷严肃叫。

    丫丫这回没依姐姐,坚持道:“本为就是嘛。”

    三笑长老看她一眼,笑道:“我跟大哥是结义兄弟,我们外貌不像,但我们性格很像,而且我俩同样持有乐观主义的生活态度。”

    “小兄弟,你是我义弟的朋友,从现在起,你也是我无忧的朋友。”无忧长老冲着林逸友善一笑。

    林逸笑说:“好呀,只要跟我合得来,交多少朋友我也乐意。”

    一番交谈,林逸想到什么,问:“对了,不知道两位老哥,知道齐天城的入口不?”

    “齐天城!”两老对视眼,眼色古怪。

    三笑长老脸上少有严肃起来,“小兄弟,你是齐天城的人?”

    林逸摇头,直接说:“不是,我是他们仇人。”如果这俩人是齐天城人,或是叶落界主朋友,他干脆现在就跟他们绝交,总比等交情深了再决裂的好。

    三笑长老与无忧长老对视一笑,他们都松口气。

    林逸见状,也在暗中松口气。

    无忧略有点激动说:“小老弟,我曾经遭齐天城那歹人的暗算,被夺走了我趁手的宝贝武器。”

    他看自己双手,眼色泛起一丝恨意,接着说:“到现在,我都没找到适合我的武器。”

    “原来老大哥也有这样的经历。”林逸说。

    无忧长老与三笑长老一下看他,无忧激动问:“难道,小老弟你也”

    林逸脸色一肃,点点头,当下握紧双拳道:“我前不久也遭他们暗算,被夺走了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