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杨冬梅后悔离开他--

97.第97章 杨冬梅后悔离开他

    “逸哥哥”梦楚儿双眼泛起一片水雾,泪光闪烁。

    “这回没令你失望吧?”

    “逸哥哥”梦楚儿一把扑他身上,很是激动哭起来。

    现场众男女面面相觑,这一刻,所有人都忘了离开。

    “别哭了,这次我咸鱼翻身,你应该高兴才对呀。”林逸想把她推开,可她就是抱着他不放,还哭个不停。

    林逸心里有点感动,看来,楚儿盼我崛起,已经盼了很久了。

    是他!从楼梯上行下来的杨冬梅,身子突然一愣。

    她看着他,眼色复杂起来。

    他经常逃课,成绩为什么还这么好?

    他不是变成废物了吗,怎么又会突然考到全班第一!

    这是为什么?

    难道?

    难道他

    难道这小子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杨冬梅用力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她低下脸,钻入人群,从人群中快步穿过。

    “楚儿,先别哭,好戏要上场了。”林逸看着杨冬梅,双眼发亮起来。

    梦楚儿这才放开他,抬起脸,泪眼看他,再顺他目光看去。

    “给我站住。”眼看杨冬梅要从人群中溜走,林逸突然叫。

    杨冬梅走了二步,最终停下。

    林逸行到她身前。

    杨冬梅看着他,眼色莫名紧张。

    “这不是杨冬梅吗?”

    “可不是。”

    “听说他们前面打赌了,说这次高考模拟林逸分数要是超过她,她杨冬梅就光着屁股在操场上跑一圈。”

    “我草,有好戏看了。”周围一大群学生,又兴致勃勃起来。

    议论声不听了这话,杨冬梅脸上一阵红烫起来,更是紧张。

    “跪下。”林逸叫。

    杨冬梅皱起眉头,睁大双眼看他。

    林逸笑说:“在这里给我跪下,或是马上光着屁股去操场跑一圈,这二样随你选一样。”

    “你”杨冬梅又惊又怒。

    梦楚儿娇嗔,“你什么你,这不是说好的嘛,现场还有不少人可以作证。”

    杨冬梅看看梦楚儿,又看看林逸,绕过林逸就走。

    一只手却抓住她手,把她硬拉住。

    杨冬梅看这只手,再看林逸,“你干什么?”

    林逸说:“念我们曾经恋爱一场,我也不想多为难你,现在向楚儿说声对不起,我马上让你走。”

    “什么?”杨冬梅看他,又看梦楚儿,那天可是梦楚儿打她脸,她还没找她算账,现在竟然还要她向她道歉。

    “不说是吧?”林逸笑了。

    杨冬梅莫名紧张,“你想怎样?”

    林逸扫看全场,“各位同学,相信不少人听过,我跟杨冬梅要在高考模拟中一决高低的事,她分数比我高,我直接在学校门跪她,而她若比我低”

    杨冬梅抽手。

    林逸抓着她不放。

    “你快放开!”杨冬梅疯叫。

    林逸硬是不放,“她分数没我高,就得光着屁股到操场上跑一圈,现在她想赖账了,同学们说要怎么办?”

    “扒光!”一男生直接高呼。

    “那么多人作证的,杨冬梅,你逃是逃不了的,还是认栽吧。”另一女的劝。

    “女孩子爱面子,当着这么多人面光着屁股,那还用活嘛。”又一女的说:“我看不如就道个歉,再请林逸吃个饭,就这么算了。”

    “我觉得还是扒光。”

    “我认为她应该下跪。”

    “赏她一个耳刮子,这种女人就欠打。”

    “听说林逸成绩好时,她杨冬梅就主动追林逸,后来他成绩不行,她就主动提分手”

    “我草,这种女人我最讨厌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激烈。

    “你们给我闭嘴!”眼见引起群愤,杨冬梅对着众人直接疯叫,眼泪却在眼眶打转,“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你们说什么看什么!”

    “眼睛嘴巴长在我脸上,我就爱说了爱看了,你管得着吗?”

    “就是就是。”

    “都敢做了,还怕别人说啊?”

    “明明就自己有错,还好意思哭呢。”

    “不知羞耻!”不少人直接向她翻白眼。

    “你们”杨冬梅气傻在地。

    林逸一只手拍打她脸,“杨冬梅呀杨冬梅,你那天负我而去,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有今天吧?”

    杨冬梅看着他,一时哭得更急,她确实没想过今天。

    林逸捏着她脸说:“现在只是刚刚开始,你给我好自为之,今天我就看在我们曾经是恋人一场,不跟你多追究,但以后你再敢做出任何有辱我,或是有辱楚儿的事,哼,我要你好看。”

    他一只手在她胸部狠推一把。

    “呃”杨冬梅倒退几步,摔落在地。

    “楚儿,我们走。”

    “是,逸哥哥。”梦楚儿开心一笑,双手抱着他一手,与他走。

    “还是林逸大方,要是我的话,哼”

    “贱就是贱。”

    “还敢哭呢。”

    “我们走,别管她”众学生围着杨冬梅,狠狠批评一番,一个个走开。

    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透过一双泪眼,杨冬梅看着林逸背影,眼光发抖起来。

    一大波关于她与林逸的回忆,涌来脑中

    我做错了吗?

    我不过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难道这也是错?

    我爱你,是爱优秀时候的你!

    你以为,我看着你从天才变成废物,我心里会好受吗?

    你既然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早点表现?为什么要到我彻底放弃你离开你的时候你才这样表现!

    “啊呜呜呜”杨冬梅抱着自己膝盖,痛哭起来。

    一名女生上前安慰,“好了好了,别哭了。”

    杨冬梅见是闺蜜,一把推开她,“我不要你管!”

    “哎哟”杨芳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一怒,“你以为我喜欢管你,要不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才懒得鸟你,现在林逸成绩好起来了,你心里一定很后悔吧。”

    “你说什么?”杨冬梅指着她脸,哭叫:“杨芳,你不是人,连你也嘲笑我,我当初要不是听了你的话,我会跟林逸分手吗?”

    “哟”杨芳一脸鄙视,“现在就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了,你当初不是开嘴闭嘴说他这不行那不行嘛,杨冬梅你真是贱,我算看透你了!”她转身走。

    杨冬梅看她,皱眉哭叫:“杨芳你给我死回来。”

    “杨冬梅,从现在起,我跟你不熟了!”杨芳回头冷冷瞪她,又果断转身走。

    “杨芳,你这个臭八婆,连你也这样对我”见她越走越远,杨冬梅脸色越来越不堪。

    “啊”一声痛叫,杨冬梅终于转身跑开。

    校门外,与梦楚儿牵手而行的林逸,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前面。

    前面,一名娇贵之气十足的少妇,站在一豪车前,一双美眼直直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