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水夫人,你快醒醒--

第966章 水夫人,你快醒醒

    “徒儿,你的战宠实在太牛壁了!”丫丫首先反应,扑入林逸怀中,双手抱着他一手摇了摇,好生高兴。

    林逸扬嘴一笑,“我林逸的战宠,岂能是软弱之辈。”

    “嘻嘻”丫丫一脸欢喜,点点头,一脸崇拜,“就是就是。”

    “林少,不好了,这个妖人自杀了!”下方,小树道。

    众人一把飞下,只见躺在地上的牛角男头皮崩裂,化作人形牛妖尸体,惨死于地。

    前面战宠与众敌激战,林逸将此妖先控落在地,哪知他此时竟自杀了。

    “哼,就算你不死,我也饶不了你!”丫丫上前两步,张嘴一吐,朝他直接吐出一大波火焰。

    “呼”

    火焰冲上妖体,一把大烧起来,将他直接烧成灰烬。

    “妹,他戒指里有没灵剑?”雨荷上前,好奇问。

    丫丫白她一眼,“姐,你真笨,他要是有灵剑,一早就拿出来了。”

    “你”雨荷被呛的无语。

    “而且我要是发现灵剑,以我的个性,早就欢上天了。”丫丫对雨荷一脸失望的摇摇头,“姐,没想到你也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

    “我”雨荷又被刺激了下。

    “姐你少反驳,错了就错了”丫丫双手抱胸,学着她平时训斥自己口气,训斥起她来,心中却大感痛快,她早就想报仇了。

    一会,在林逸与水美娟带领下,众人竟一路平安,来到了这座浮在高空中的山城。

    “哇这么大,我还以为”望着下面一大片一望无际的树林与建筑物,丫丫直接傻眼。

    小树与凤羞、木莲等人仍是吃惊不小,远处看,这座浮城好像小得可怜,可靠近一看,却是如此庞大。

    众人飞落在一片绿悠悠的山林中,一股充斥着花草香味的新鲜空气,直接扑鼻而来,令人大感愉悦。

    “徒儿,你快看水夫人!”丫丫抱着林逸一手,紧急说。

    林逸转身看,就见水美娟一道倩影往左边飞去,已经走出了一百多米外。

    众人看她,纷纷惊讶。

    “妈”水木兰急叫声,身子就要追去,一只手却抓住她纤臂,把她拉停下来。

    水木兰看林逸,“林少,我妈她”

    “兰子,你别跟去,你妈之所以独自悄悄走开,就是不想让任何人跟去。”林逸说。

    “可是”水木兰仍很不放心她。

    “没事,我去看看,一会就把她完好的带回来。”林逸又环扫众人道:“大家传送术不是还没学会吗,就在这里好好练吧。”

    众人纷纷点头,当场修炼起来。

    水木兰抓着林逸手,说:“林少,我传送术已经学会了,我要跟你去。”

    林逸心想,这水夫人显然是想到老情人了,而水木兰是水夫人与另个男人的结晶,她现在过去,恐怕很不合适。

    “你学会了?”林逸笑说:“兰子,你只是刚刚学会,你还远远不够熟练呢,先在这里好好练习下吧,至于你妈,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那好吧。”水木兰见林逸一心要阻拦自己去,这才放弃,依他。

    水木兰当下又决出传送术,在这虚空,一个光门凭空闪现,十分诡异。

    而她如此举动,显然更刺激了在场所有人,众人一下更努力修炼起来。

    “呼”林逸看水美娟飞去方向,担心她安危,当下瞬移跟上。

    另一边。

    “呼”水美娟从空飘落在一块一人高的凸石上。

    前面亭西湖依旧,而周围却遍布着齐腰的黑草。

    “呜呜呜”风起,草动,黑草微微摇动间,发出如同鬼泣的声音,让这荒乱的一带,显得更悲凉。

    看得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踏过了。

    可在以前,这里绿草如茵,凉亭,古道,清澈见底的西湖水还有那一对轻握双手前行的男女。

    甜言蜜语与女子的欢笑声,仿佛伴随着悲伤的风声传来。

    “哎”水美娟长叹口气,本以为往事如过眼云烟,消散于岁月长河中,岂料睹景思物,一切就如昨日发生。

    水美娟目光突然被一朵盛开的娇艳鲜花吸引,身子飘落在地,上前,一手探去。

    可等她纤手刚抓到这花株时,这包鲜花突然朝她脸喷冲出一波粉雾。

    水美娟姣好的面容一荡,这粉雾沾打到脸上,一下化作热浪,渗入她脸皮内。

    水美娟浑身一抖,麻痹的痛感霎时传遍全身去。

    她发现自己的大脑忽地运转缓慢,想要迅速撤离现场,却发现身体失去了一切知觉般,竟无法挪动分毫。

    “咻咻咻”面前这一包黑草,当下如同箭支射缠上她身。

    在这包草丛中,裂开一张半米长,充满獠牙的利嘴。

    面对美味的诱惑,这张巨嘴激动颤抖起来。

    缠绑着她全身的黑草,当下将她一具娇身拖带向这张巨嘴。

    水美娟睁大美眸,眸子内一片恐惧,可在这秒,她想要发抗,根本无力可抗。

    眼看她的脸,就要先扑入这巨嘴,她一下颤抖痛叫:“不”

    “呼”一股狂风突然冲到。

    “噗!”

    “嗷”

    一道金光在空气中闪过,这严密纠缠着水美娟身子的黑草被一下被劈断。

    林逸搂抱着水美娟身子,将她一把瞬移带到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

    “水夫人,你怎样?”林逸关心问,却见她蹙着秀眉,咬紧牙关,一脸痛苦。

    林逸当场施展治疗术。

    一番治疗,水美娟全身的苦痛总算缓解,最终恢复过来。

    看着这张近在眼前帅气的脸,与这一双深邃如谜的眸眼,不知为何,水美娟心头又一阵狂跳不止,脸颊也跟着烫热起来。

    林逸见她惨白的脸色恢复红润,心头一安,可见她双眼仍旧迷离的望着自己,他又有点担忧。

    “水夫人,你快醒醒。”林逸抱着她身子摇了摇。

    “嗯”水美娟这才如梦惊醒,见自己被他紧搂在怀,还表现出无比享受的神态,她脸上霎时如着火一样,羞红至极。

    水美娟感觉自己脸皮都要烫坏一般,忙低着脸好一会不敢看他。

    “水夫人,你体内是不是还有余毒未化解呀?”林逸不免担忧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