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出事了--

第968章 出事了

    一幕幕如发生在眼前,直撼水美娟心灵。

    她怎么也不没想到,面前的少年,竟然是人神魔三界的大主宰。

    而对于他惨遭仆人神龙陷害的遭遇,她心中又无比同情。

    水美娟身子一矮,当下跪在地上。

    林逸看着她,面无表情。

    水美娟身子微微发抖,好一会才抬起脸,恭道:“主主宰!”

    林逸操控一股力道,将她身子直接控托起,“水夫人,现在相信我学会了吧。”

    水美娟看着他脸,只见他脸庞亲切,眼神充满善意,跟自己距离并没拉远一样,她紧绷的神经稍为一松。

    想到他真是人神魔三界之主,她心头仍一阵狂跳。

    难怪我会对他心动,能称为三界之主的人,足见他有多大魅力了。

    “主宰,恭喜你。”水美娟紧张笑道,他曾是三界主宰,那一下学会传送术与这神传术倒不算什么了。

    “水夫人,你客气了,还是叫我林少吧。”

    “这怎么能行”

    “有什么不行呢,就这么定了!”林逸态度强硬。

    “那好吧。”水美娟这才点头,看他眼色复杂,“林少,没想到你也曾遭人背叛。”

    林逸想起那仆人老神龙,扬嘴一笑,眼中却快速闪过一丝凌利的杀光。

    “怎么,水夫人,你也曾遭身边人背叛吗?”

    水美娟眼色古怪,轻轻点头。

    林逸猜道:“是这个叶落界主?”

    水美娟摇头,“不是,是我妹妹。”她低下头,发起呆。

    林逸能感受到这个美人在伤感,道:“水夫人,自从进来这齐天城后,我就见你情绪低落,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不妨把你心事说来听听”

    “林少我”水美娟有点感动,本想拒绝,可想到他乃三界之主,未来人神魔妖四界之主也不一定,一时本能的想要讨好他。

    “水夫人,若是不方便讲,那也没事,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林逸干脆道。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水美娟怕他生气,眉心一亮,一缕红光直接投射他眉心处。

    一b画面一下疯狂涌来。

    短短一分钟,林逸消化了这些内容,当下也大致明白,有个外貌清纯,内心却极其恶毒的女子,为了让水美娟与一个男人分开,她跟那个男人直接制造出了男女之事的假象。

    虽然水美娟后面得知是这个恶女子搞鬼,自己完全误会那个男人,可那时候已经太迟了。

    而这个恶毒女,想必就是她妹,那个男人就是叶落界主吧。

    “林少,你现在知道她怎么骗我吧。”水美娟双眼湿润看林逸。

    林逸轻轻点头,道:“水夫人放心,如果她还活着,我势必替你杀了她。”

    水美娟摇摇头,“不,林少,我不要你替我报仇,我要自己报仇,我要让她为她当年的背叛,付出应有的代价!”

    林逸点头,“好,就依你。”

    水美娟长叹口气,忙转过身去,“林少,让你见笑了,对不起。”

    林逸走到她身前,双手捧着她脸,“水夫人,你客气了,这有什么。”

    水美娟一双湿眼望着林逸,莫名紧张。

    林逸两只拇指轻扫她泪珠,安慰,“我怎么会取笑你呢。”

    水美娟心头荡起一丝异样,脸颊红荡起来。

    眼看他目光灼热看来,而自己心神竟为之倾倒样子,水美娟反应过来,不由吓了一跳,忙转身去,“林少,你先回去吧,过来这么久,她们恐怕要担心了。”

    “那你”

    “我平复下心境,最迟几分钟后回去。”水美娟紧张道。

    “那好吧,我们等你。”见她已想开,林逸转身,朝着过来的方向,直接飞闪去。

    水美娟转身,看着林逸消失方向,眼色陷入某种痴呆。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她感觉自己竟跟他的关系又拉近不少。

    怎么办,我好像被他彻底迷上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水美娟双眼闪烁,既莫名不安,又有点莫名期待。

    另一边,林子中。

    “林少回来了!”一直盯着前头的水木兰,突然激动叫。

    在前面,林逸一个飞闪,直接闪回到现场。

    “徒儿,我想死你了!”丫丫一个欢叫,一把飞扑入林逸怀中。

    林逸感觉怀里一片娇柔,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芳香,笑道:“小师傅,这么激动干嘛,不就刚分开一会吗。”

    “什么一会,不是很久很久吗!”丫丫双手抱紧林逸脖,双脚纠缠他腰,如同八爪鱼一样,就是不肯放开他。

    旁边的小树与冷燕对视,凤娇与凤羞对视,纷纷眼色异样。

    水木兰却显得格外焦急,见母亲迟迟未跟来,忙看林逸。

    林逸看她说:“兰子,你放心,你母亲马上就来了。”

    “哦”水木兰心头一安,但心里也奇怪,我妈怎么没跟他一块过来?

    还有,这么久,他跟我妈在一起有没说我的事?

    水木兰一手抚着隆起的肚皮,暗道:他该不会跟母亲,说了我跟他之间的事吧?

    林逸一时却脱不了身,被丫丫霸占着身子,只好陪她聊起来。

    三分钟过去,水美娟仍没过来。

    六分钟后,她仍旧没来。

    林逸不由有点奇怪,看向左边林子。

    “林少,我妈”水木兰走到林逸身旁,一时很是提心吊胆。

    “我再回去看看。”林逸突然感觉有古怪,按理说,水夫人平复心境不用这么久。

    “轰”就在这时,左边林子忽地传来一记bp声。

    隐约间还能听到一声女人痛叫。

    “呃呀!不好!出事了”全场皆惊。

    林逸首先瞬移而去。

    “妈”水木兰一声急叫,紧跟飞冲去。

    丫丫与小树、雨荷等人无不快速跟飞去。

    一片竹林前,一时站着好几人。

    一名身穿洁白如玉高贵短裙纱的女子,抬起一只包裹着同样雪色半透明镂空长袜腿脚,将一只精美玉色的长靴用力踩踏在水美娟娇背上,将她要挣扎起来的娇背,一下狠狠踩踏在地。

    水美娟大喘粗气,脸色如纸惨白,嘴上溢血,却仰起俏头,双眼冷冽至极盯着这个女人。

    这女人脖颈戴着珠宝项链,双耳吊着白银耳环,双手同样戴着白银手环,看起来显得既高贵美丽,又清纯可爱。

    只是如此清纯高贵的美人,一双眼此时却充满阴毒之色。

    本章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