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我又不会吃了你--

第984章 我又不会吃了你

    “找死!”一记冷叫,林逸身子迎上,双手抱紧灵剑,拼尽全力,一把劈砍去。

    “轰”空气大爆,这只疯狂砸射来的巨拳在空中一顿,陡然倒飞出。

    “哈哈”林逸心头一爽,抱紧手中的灵剑,朝着这拳头狂追去。

    追到一刻,他手上的灵剑又果断劈出。

    巨楼怪双眼大睁,眼色恐慌,可这时想抽手,显然来不及。

    “嘭”一声巨爆,巨石怪这只手劈当场被劈成两半。

    “嗷”巨楼怪一下张嘴怒叫。

    “哼”林逸冷哼一声,身子一把扑冲去,双手抱紧灵剑。

    巨楼怪双眼霎时红亮,一刹那,一波半弧形状的红光从它楼体冲射出,射向林逸。

    林逸身子一顿,双手高举灵剑,双眼紧盯前面。

    “就让你尝下老子的全力一击有多可怕,去!”一声喝叫,林逸双手抱紧的灵剑,猛得轰打去。

    “轰隆”空气大爆,一道巨大的剑气,一把撕裂空气,冲射而去。

    “轰”与半弧形的红光波一对,这团红光直接被劈成两半,从林逸身体两边射去。

    林逸这道剑气速度稍减,但威力仍不容小瞧,朝着巨楼怪直接冲射去。

    “嗡”一声轰鸣,楼体前突然盛起九层黄灿灿金光。

    “轰轰轰”剑气劈中金光屏障,一层层的爆破去。

    等完全突破了九层屏障,这道剑气威力已经大减,化作一波风浪,冲上巨楼怪。

    “轰”

    “嗷!”

    一声凄叫,饶是如此,这波风浪,仍将这巨楼怪撞飞出去。

    就在这时,在一旁蓄势待战的小树与雨荷、水美娟等人一下飞闪前,对着这巨楼怪就是一阵激烈轰打。

    “嗷嗷”巨楼怪一阵阵痛叫,一个庞大的楼躯在地用力挣扎。

    林逸见状,心头一喜。

    “呼”一旁的火巨猴同样不甘示弱,操控一大波火浪趁机冲上巨楼怪,在它身上一阵狂烧与吸力起来。

    “嗡汩汩”上方,黑洞一大波黑色光触投照巨楼怪身上,同样不停吸力。

    “嗷嗷”巨楼怪惨叫连连,一个庞大的楼躯在地上打滚间,引发出强烈的山崩地裂。

    林逸嘴角上扬,嘴上挂起喜笑。

    眼看巨楼怪要挣爬起来,林逸操控一波强大的自然之力,直接束缚它全身。

    “汩汩”

    “呼呼”

    “嗷嗷”

    吸力声,火焰声,以及巨楼怪发出的痛并愤怒的咆哮声连成一体。

    不管巨楼怪如何挣爬,它一时就是无法从地上挣爬起。

    眼看它就要被黑洞与火巨猴干掉,林逸右手战宠戒才一亮,一道光力射罩它身,将它一个非常庞大的楼身,直接收入战宠戒内。

    “哈哈”林逸看着战宠戒,禁不住狂笑两声,若是让这巨楼怪完全顺从自己,成为自己新战宠,那自己的势力势必会大增。

    前面,黑洞收回黑光触,火巨猴收回大部分火力。

    一眼看去,石龙夫妇等人虽受了点伤,但总体上大家都没事,至少大家还活着。

    林逸收回黑洞与火巨猴战宠,扭脸看向雨荷。

    雨荷飞前,喜道:“林少,恭喜你收获了如此强大的巨楼怪,等你驯化它为宠,你的实力就能大大增强了。”

    “可不是呀。”林逸喜道,又忙叫:“大师傅,你先给她们治疗。”

    雨荷点下头,直接飞向石龙与木莲那,其实她有点奇怪,从旁边的凤羞模样看来,她同样受伤不轻,而她跟她距离比较近,林逸干嘛不让她给凤羞先治疗呢?

    但她马上有了答案,只见林逸双手搂着凤羞身子,把她抱在地上,对她直接施展起治疗术。

    看到这一幕,雨荷也没多想,只是有点小情绪泛滥,我跟她若是同时受伤,他会先救谁呢?

    林逸马上注意到凤羞并不开心,秀眉紧蹙着,笑问:“怎么,我给你治好伤了,你反而不高兴?”

    “不不,不是!”凤羞吓一大跳,连忙解释,不知为何,她双目与他目光一对,她脸腾的一下全红了。

    林逸看着她粉嫩动人的美脸,心头一荡,笑说:“不是,那怎么不高兴了?”

    凤羞低着脸,万没想到林逸会这么在意自己,都有点受宠若惊,“林少,我发现我真的很没用,对你帮不上一点忙,反而还处处需要你救助。”

    “原来是这样。”林逸释然。

    凤羞咬紧牙齿,好一会,才又说:“我要是能强一点,能帮到你,那就好了,可我现在就是一个废物,我只会一直拖累你”说到后面,她声音变成哭腔,好像就要哭了。

    林逸当然希望她能变强,身边的这些美女通通变强,对他有百利无一害。

    而只要她们心属于他,他是极乐意看到这一点的。

    “你等一下。”林逸转身,飞闪开。

    凤羞奇怪看去。

    “大家先在这休息,一会我们去找叶落界主算账。”冲着小树与三笑长老等人一说完,林逸身子又直接闪回到凤羞身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把凤羞这具娇身直接搂抱起来,飞闪去。

    几个闪动间,他与他怀中的凤羞就消失的不见人影。

    现场众人面面相视,尤其是与林逸发生过关系的水木兰,一手抚着隆起的小腹,望着林逸消失方向若有所思。

    在另一边树林中,林逸闪停下,把凤羞放在地上。

    凤羞看眼周围,见四周没人,再看林逸,见他双眼又直直注视来,直把她羞得浑身发抖,紧张个不行。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林逸向她跳跳眉毛,神态暧昧。

    “林少我你她”凤羞有点语无伦次,不知为何,她内心居然很渴望被他吃掉一样,听到这话,心头一阵狂跳不止。

    林逸突然抓住她两只纤手。

    “林少你”凤羞虽对他极有好感,但也不代表他可以对她做出任何事,而她都能愉悦的接受。

    在这想要抗抵他,却又不敢抗抵,而不抗抵,内心又好受伤的一刻,林逸抓着她双手的手突然光芒一盛。

    一刻,她感到一波庞大无匹的力量从他双手灌入,原来,他把她从大伙那带开,不是要对她动手,可是要灌她力量。

    凤羞内心不禁有点自责,他这样为她着想,而她刚刚竟误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