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阿兰特-道士的-
道士的

第114章 阿兰特

    “将军,别墅戒严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托马斯将军看着敲门走进来的副官,点点头,说道:“没错,刚才那三个家伙给我带来了一条消息,说是从刺杀他们的人口中得知了革命军在这座城市的据点。

    而且根据他们所说,革命军已经和ai组织联合了起来,就等着他们的特殊小队到来,便可以让特殊小队出头和ai组织彻底的联合

    由于他们三个把消息禀告给了我,所以按照规矩我要暂时戒严这里,等到那三个家伙禀告了上级,把革命军在这座城市的据点消灭,我们便可以接触警戒了。”

    听到托马斯将军这话,副官缓缓的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属下明白了,属下会安抚下面的人,等事情水落石出。”

    “嗯,去吧。”

    “那么属下先下去了。”

    副官离开,托马斯将军坐在办公室的阴影中神色难明,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根雪茄点燃,深吸一口,吐出淡青色的烟雾,垂眼看向办公桌上的相片,那是一张三个人的全家福。

    只是全家福中的三个人,现在一个死,一个疯,只剩下了他自己,如此的人生,即使手重权,在托马斯将军眼中也没有丝毫的意义。

    而如今唯一支持他继续活下去,冷静的活下去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所有的智械,毁灭这些害死自己儿子的整个族群,一个不留!

    不得不说,刨除敌对的阵营问题,托马斯将军倒是少有的在第一时间把智械当成一个种族的人了。

    入夜,警戒起来的别墅后院,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从二楼的一个房间的窗户翻了出来,他知道巡逻的时间和换班的时间,自然也知道在这之中有三分钟的时间可以让他离开这里去外面传送情报,只需要三分钟的时间,他就可以把情报送出去,然后返回这里再度成为一个托马斯将军麾下的士兵。

    快步走到了墙壁之前,手脚麻利的迅速爬上墙壁,跳了下去,但就在这个时候,两束强光突然照射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三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而当他看到了那三个人影的时候,脸色立刻发生了变化。

    上前一步,言道行看着对方,开口说道:“是不是很惊讶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其实很简单,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只是我们还真是没有想到,托马斯将军最信赖的副官,竟然会是革命军的间谍。”

    光束的亮度逐渐减弱,变成了正常的亮度,此时那副官才看到,刚才那两束强光竟然是从两只球体的侦查机器人上照射出来的。

    “你们三个并没有得到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据点位置,对吧?”

    “当然,我们如果知道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来堵你了,不过我们虽然没有得到据点的详细位置,却得到了你们要和ai组织联合的消息,所以就把这个消息拿出来增加我们发现据点这个谎言的可信度,果不其然,你真的相信了。”

    “呵,你们该不会认为,我会告诉你们据点的所在吧?不怕告诉你们,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你们的那个人也说过这些话,不过后来也还是说了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所以其实你完全可以尝试一下,不是吗?”

    伴随着言道行的话音落下,大量的脚步声传来,但见数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迅速包围了这里,枪口指着副官,而托马斯将军也缓缓来到了这里,他看着站在灯光下的副官,沉默半晌,才缓缓的开了口。

    “阿兰特,我对待你应该不算差吧?”

    听到托马斯将军的话,叫做阿兰特的副官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坚定的对托马斯将军说道:“将军,你对我很好。”

    “那你还加入了革命军背叛我?你是从小进入军队培养的孩子,不可能是小时候加入的,所以你只能够是后来加入的革命军,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的革命军,什么时候背叛了我?”

    “八年前。”

    托马斯将军的脸色微微变化,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缓缓的点头说道:“你果然没有放下那件事情,你果然还是对这件事情心有怨恨。”

    “将军,你告诉我,玛利亚她该死吗?她该受到那样的折磨和磨难吗?”

    “她是一个好姑娘,她不该受到那种对待。”

    “那么为什么我连一个公道都无法给她,为什么她会被当做是诬陷敲诈的妓女关押起来?最后还在牢狱中畏罪自杀?这是可笑的死法,就因为那个玷污了她的人是联邦议员的儿子?”

    “阿兰特,你要知道目前联邦的状况并不稳定,如果这件事情的真相被揭露了出来,那么人民对于联邦的信任将降至谷底,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有所牺牲,牺牲小我才能够稳定联邦的状况!”

    “所以连自己的人民都保护不了,还要被按上骂名被杀死,这样的联邦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其实我知道早晚都会被发现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幸好我已经为玛利亚报仇了,那个家伙终究还是死了,不是吗?”

    此话一出,托马斯将军的脸色立刻大变,他死死的盯着阿兰特,低声喝问道:“议员儿子的死不死意外,是你们搞的鬼?”

    咧嘴一笑,阿兰特一脸快意的开口说道:“当然是我们做的,其实当初他车祸之后并没有立刻死去,我是站在他身边一边听着他的求救和哀嚎,一边看着他死的,从那个时候时候开始,我对联邦的忠诚便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要毁灭联邦的革命军一员!”

    再度沉默了下来,托马斯将军的脸上有片刻的失神,良久之后,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罢了,反正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在失去一个又能够怎么样,现在……束手就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