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暴力拆家流-道士的-
道士的

第23章 暴力拆家流

    一把抓住对方脚踝,言道行左手化拳打向对方的膝盖侧面,然而梅花门馆主的右腿微微一震,便如泥鳅一样抽离了言道行的钳制,反而使得言道行那一拳打了个空,身体不由得晃了一晃,却被对方抓住了空隙,欺身而上,双手五指再度捏出梅花印,接连朝向言道行身上的要害打来!

    瞳孔微缩,言道行身体一沉,稳固身体平衡,双拳微震,一齐轰出,欲要以伤换伤,却见那梅花门馆主迅速彻招,飘然后退,单脚落在一根梅花桩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看着言道行。

    “你三圣门的拳法名声很大,却不知道你学了几成?”

    若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三圣门传人,对方这话可能激怒言道行,但言道行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谓的三圣门传人也无非只是一个身份罢了,就算三圣门的名声被踩在了污泥里面,以言道行的节操也根本不会在意。

    但当对方的话音落下之时,言道行却脸色通红,青筋暴露,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怒吼一声便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看着冲来的言道行,梅花门馆主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讥讽和不屑之意,在他看来如此年轻气盛实力不足的小子,根本没有必要让那几个老家伙如此担忧,虽然说明面上不好做的太过分,但暗中找人做了他,或者抓住他严刑逼问《三圣拳》的秘密也就是了。

    右手再度捏成梅花印,梅花门馆主看着冲到自己身前的言道行,瞬间出招向言道行的心口点了过去,但就在这时,言道行脸上的那股愤怒的神色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嘲讽的笑容。

    身形一矮,言道行单手抓住一根梅花桩,双脚一起踢出,把梅花门馆主脚下的两根梅花桩一起踢断,使得梅花门馆主脚下一空,身形急速下坠。

    面色一变,梅花门馆主大惊失色,他完全没有想到言道行竟然会选择这种办法,不过他下盘的功夫也着实不是吹的,双脚在断裂的梅花桩上微微借力,便一跃而起落在了另外的梅花桩之上。

    只是没等梅花门馆主站住,言道行却得理不饶人,紧追不舍,双腿双拳,接连朝向梅花门馆主脚下的梅花桩招呼了起来,每一拳每一脚都会直接打断一根梅花桩,逼得梅花门馆主只能够不断的后退转移,寻找下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终于,言道行停下了疯狂的破坏行动,翻身落在了一根比邻梅花门馆主站立的那根梅花桩上,但见他双拳微微红肿,却不见任何损伤,显然其对皮膜的修行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程度。

    看着言道行,梅花门馆主嗤笑道:“怎么不继续了?难道你累了?”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了,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听到这话,梅花门馆主下意识的看了一样自己身周的梅花桩,这一看不要紧,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白起来。

    但见除了梅花门馆主脚下和言道行脚下的两根梅花桩,其身周的大量梅花桩都被言道行全部打断,距离梅花门馆主最近的一根在至少五步之外,这种距离虽然不至于说无法到达,但想要到那根梅花桩上,定然要露出巨大的破绽,梅花门馆主可不觉得当他露出破绽的时候言道行只会待在一边看着!

    脸色极为难看的转过头来,梅花门馆主嗓音艰涩的说道:“你是故意的……从一开始你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消除梅花桩上我的优势,对吧?”

    “呵,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挑战你。”

    话音落下,言道行右脚猛地向前踩去,仅仅两根梅花桩,一旦被言道行占据了两根,那就代表梅花门馆主脚下将没有梅花桩作为借力点,必败无疑。

    不过,梅花门馆主终究是老江湖,战斗的经验之丰富不是言道行可以相比的,在言道行出脚的那一刹那,梅花门馆主便一跃而起,单脚踩在言道行的膝盖上,双手一齐捏成梅花印,豁出一切,全力以赴向着言道行招呼了过去。

    然而,如此状况不仅仅没有让言道行有丝毫的退缩,却正好符合了言道行的想法,他要的便是对方和自己硬碰硬!

    双拳并起,除了防御自己的脑袋和脖子的要害,言道行放弃了其他的所有防御,状若疯狂的向着梅花门馆主倾泻自己的拳头,沉闷的砰砰打击声不断的响起,如同沉重的鼓声在周围那些梅花门弟子的心中响起,使得他们口干舌燥,甚至不敢大声的呼吸,生怕打扰了场中两个人的战斗。

    “砰!”

    最后一声闷响,其中一人口喷鲜血跌落在地,又连续喷出了三大口血之后,才一脸不甘的看向站在自己上方,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那人,双眼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

    一如之前在段家拳一样,言道行没有下杀手,仅仅只是重创了对方便停止了攻击。

    伸手抹去嘴角的那一缕血液,言道行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从梅花桩上跳了下来,在梅花门弟子憎恨和畏惧的目光下,缓缓走出了梅花门。

    当言道行跨出梅花门大门的那一刻,眼前再度出现了主神的信息提示。

    呼……完成了六分之一了,还剩下十家,这也多亏了是我,一旦是别的新人轮回者,这种主线任务根本就是让他们去死一样。

    就在这时,那两个一直跟在言道行身后的枪手拿着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言道长,这里面是一些药物和水,不如先处理一下伤口再回去吧。”

    道了声谢,接过了对方怀里的药物,言道行取出了一卷绷带先后把自己的双拳和双臂层层的缠绕了起来,包扎好了之后,拿起装水的竹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喝干了一竹筒的水之后,才对那两个枪手说道:“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们二位跟着我去下一个地方,等到挑战完了下一个武馆,咱们再回去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