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上岸(3/5)-道士的-
道士的

第267章 上岸(3/5)

    岷江焦青牛,最多算是一个中立性质的称呼,有的时候也算是一个颇具愤怒含义的称呼,就像是一个戏耍了你,你却拿他没有办法,但这种程度的戏耍还不值得拼命的讨厌家伙,大体上焦洺的名声与他的天资一起著名于修行界,前者愤恨,后者感叹。

    当然,在言道行的面前,焦洺乃是一个风度翩翩,气度斐然的道人修士,丝毫看不出那个让修行界正邪两道的修士,都恶狠狠怒骂一句焦青牛的样子。

    一个有心结交,一个故意迎合,焦洺和言道行两个人可谓是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天的时间,海面有风浪卷起,见此焦洺伸手一挥,脚下的一叶扁舟飞纵而起,航行于云海之上,向着内陆的方向疾行而去。

    “道行,你从小居于海外,不如与我去内陆一观,此世修行者内陆为多,二十一位长生真人绝大多数都在内陆,若不去内陆一见,未免有些太过于遗憾,对于道行你凝结元神也无裨益。”

    对于焦洺的建议,言道行自然是应允的。

    现在的言道行,对于副本世界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或者说对于如何从副本世界拿到最大化的利益,有了自己的方式。

    对于他来说,副本世界本土的力量体系,尤其是有修行者的副本世界里的力量体系,乃是他最为看重的东西。

    其次为这个副本世界中他用不到的各种知识和装备。

    再次才是主神给予的各种任务奖励。

    或许对于不少轮回者来说,这种分化重要性的方式不是适合所有人的。

    不过至少对于言道行来说,这种分化方式是最为适合他的,如非主线任务是必须完成的,那么在来到这个副本世界之后,言道行甚至于都不想去搭理主神的任务。

    实际上此时的言道行,已经逐渐感觉到了主神对轮回者的限制,起码是对他这个修士的限制,如果没有主神的种种限制和暗中操纵,那么将会更加适合言道行的修行!

    如今主线任务尚未开启,言道行自然是巴不得去往内陆领略一下这个世界修行界的模样,采用这个世界的优势,弥补自己修行上的不足。

    至于龙王那边……贾鹏和李自然足够应对,暂且不管她。

    “青牛兄,你所言正是我想要做的,本来我也打算择日去往内陆一游,如今遇到了青牛兄,自然是要与青牛兄一起前去才是。”

    “哈哈哈,好,那么我们便一起回内陆,正好我们二人相谈甚欢,路上作伴!”

    话音落下,焦洺催动坐下扁舟,化为一道波光激射而出,直指内陆。

    与此同时,水晶宫之中,龙王掌心之中的龙纹一闪即逝,她转头看向了内陆九州的方向,不由得轻笑一声,道:“我知你迟早忍耐不住,却不知道你这么快就遇上了进入九州的机遇,也不知道此次从九州回来,你是否能凝结元神,若是可以,那四海之王的位置倒还真的是舍我其谁了。”

    言毕,龙王缓缓靠在自己身后的床榻之上,双眼缓缓闭合仿佛小憩一般,同时水晶宫上空的天空迅速变得乌云滚滚,一条修长硕大的影子在乌云中游动,时隐时现,并迅速朝向东北方腾云飞去。

    ……

    南粤,一处酒楼之中,焦洺迫不及待的从小二手中夺来酒坛,一只扔给了言道行,另外一只往其口中倾倒出大量的酒水,酒香四溢,也难怪焦洺如此迫不及待了。

    在来时,言道行便知道,焦洺乃是一好酒之人,只是他没有想到,焦洺好酒的程度竟至如此,甚至于已经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酒鬼级别了。

    大半坛子酒喝完,焦洺终于放下了酒坛,往碗里到了一碗酒,减缓了喝酒的速度。

    二人碰了一下酒碗,便喝酒吃肉,倒是半点看不出来是有道之人。

    “道行,世间万物,功名利禄,红粉骷髅,对于我来说都是粪土,唯有这酒肉让我难以忘怀,也难怪有佛家大德有言,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看来即使是佛家大德,也难以抵抗酒肉的吸引!”

    听到这话,言道行差点把嘴里的酒水都喷出去,他无奈的摇摇头,咽下口中的酒水,对焦洺说道:“那位佛家大德所言之意可非如此,若是被佛家之人听到,恐怕会与青牛兄你不甘休了。”

    “嘿嘿,我乃道家,他们与我不甘休又能如何,除非凝结了法相的佛门修士,否则我可不怕他们。”

    道家为元神,佛门为法相,实际上都是一样的东西,所谓法相修士,便是佛门的元神修士,对于这些常识,言道行在一路上也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这个世界看似与现实世界清朝类似,但实际上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从大陆之上众人没有辫子头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一二。

    当然,对于这个世界的政府体系,言道行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是想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而这个愿望恐怕还是要落在焦洺的身上了。

    二人天色刚亮便来到了这里喝酒吃肉,修士之躯异于常人,酒无量,肉无尽,一开始店家害怕这两个道士吃霸王餐,但是当焦洺扔给了掌柜一块金子之后,掌柜的便面带笑容的给他们以最大程度的五星级服务,想吃什么给什么,想喝什么提供什么,没有的让小二去买,但有需求,无不应允。

    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入夜,直至城中的公子哥们来到这座最著名的酒楼吟诗作对的时候,言道行和焦洺还在继续吃喝,仿佛无有尽头。

    “道行,我这一行去往海外,使用器物带走了不少酒,却根本不够我喝的,海外那些蛮夷之地的酒水,要么就淡的和水一样,要么就酸涩不堪,难以下咽,如今归来,终于喝到了像样的酒水,可惜我辈修士喝凡酒无有醉意,否则会更加快活数倍。”

    听着焦洺的话,言道行刚要开口,却听一股气急败坏的声音迅速靠近他们。

    “你说东西都没了?那我可要看看,谁会把东西都吃喝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