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岷江剑派(1/3)-道士的-
道士的

第270章 岷江剑派(1/3)

    七轮银月消隐在焦洺的手中,这一套剑丸乃是他最强的法器,也是焦洺准备在自家成就元神之后,炼制成法宝的法器,他知道成套剑丸想要成就法器难度极大,但他心气极高,当初选择的元神凝练之法便是岷江剑派最强也是最难的那套,自然未来的法宝也要是最强才能够匹配的上焦洺的心气。

    “道行,我准备回师门一趟,不如你与我一同回去如何,在我师门之中,我多少有些地位,可以让道行你观看一些经文法诀,各类藏书,而且我师门也颇为好客,修行界之中经常有散修和别派修士来我师门进修,道行你大可放心。”

    焦洺的话说的很婉转,不过其想要表达的意思言道行自然是听明白了,他本就想找机会去正道魁首,天下第一剑派的岷江剑派看看,如今焦洺的邀请已至,言道行自然不会拒绝,点头应允了下来。

    岷江剑派,不同于其他的门派位于高山之上,他位于一处岷江底部的水府之中,根据焦洺所言,岷江水府号称天下第一水府,乃是当年岷江剑派祖师偶然间发现,并最终在此开府收徒,经过一代代人的发展,最终成就了如今的天下第一剑派。

    言道行站在焦洺的法器扁舟之上,看着下方的岷江,表情略微有些古怪。

    他一开始以为,南粤就是南粤,岷江就是岷江,之前他离开南粤的时候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当他进到岷江的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个世界的南粤不是他想象中的南粤,岷江也不是他理解中的岷江,这个世界的南粤和岷江已然和世界一般,迥然不同了。

    本来言道行还觉得有些诧异,岷江之下又能有多大的水府,然而当他看到扁舟下方,那几乎数十倍于前世世界岷江的碧绿江水,言道行终于意识到,世界的不同在很多东西上都已经迥然不同了,起码这里的岷江存放一座巨大的水府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脚下扁舟带着言道行和焦洺落入水中,只是当扁舟带着二人入水的时候,立刻便有一道青色的光罩附着在他们身周,抵挡着河水的入侵,扁舟一往无前的向着河底落去,终于来到了一处位于河底深处的水府之前。

    那是一座位于半球体光罩之下的水府,光罩为水府的防御措施,也是隔绝水的方式。

    扁舟穿过光罩的时候,言道行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神念扫描了自己的身体,只是在身边焦洺的帮助下,那神念并未把焦洺当成敌人,而是类似于客人一样的存在,允许言道行乘坐扁舟进入了岷江剑派的岷江水府!

    岷江水府,光是恢弘大气,富丽堂皇之类的词语是无法形容的,这座水府固然极大,却不见得丝毫臃肿,每一处都恰到好处,让人感觉极为顺畅,就仿佛是水一样顺应自然的规则不断流动,不见得任何人工的匠气。

    水府之上,有明亮光源照亮水府,言道行与焦洺下了扁舟,看着刚才还警惕审视自己的岷江剑派弟子,在看到焦洺之后,立刻又敬又畏的给焦洺行礼,言道行便知道焦洺的名声不仅仅是在外面不怎么样,在岷江剑派内部显然也不是善茬。

    “道行,先和我去拜见我师尊。”

    “应当如此,不过贵派掌教我是否也应该”

    看着焦洺似笑非笑的样子,言道行立刻笑道:“原来青牛兄你的师尊便是贵派掌教,如此倒是只拜见一次便可了。”

    “行了,道行,不要紧张,跟我来便是。”

    言道行跟着焦洺走入了岷江水府内部,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前,大殿完全由水蓝色的琉璃铸就,其上有各种水生生物的幻影在其中游动,如同身处水底世界一般。

    两人径直来到了大殿的内部,焦洺和言道行给坐在中央的那个中年长髯道人一起行了一礼,然后焦洺便嬉皮笑脸的对那道人说道:“师尊,弟子回来了,这一次弟子可是在南海逛游历了很大的一圈,领悟到了很多的道理。”

    轻笑一声,道人伸手点了点头焦洺,道:“你这青牛儿,让你出去游历乃是为了磨炼你的道心,你却当成游玩,不过也好,个人有个人的缘法,难保你如此性格不能成道这位小友不知来自于何门何派?一身修为可算是深厚惊人,要论成就元神之境,恐怕小友要比我这不成器的徒儿更进一步了。”

    前半句还是在和自家徒弟说话,后半句便看向了言道行。

    看着那道人,言道行对其说道:“前辈,我乃海外散修,一直以来都在海外自己修行,最近感觉修为到了**颈,便起了外出的心思,结果偶然间遇到了青牛兄,我们二人也算是相谈甚欢,因此便跟着青牛兄来贵派做客了。”

    “海外散修?那小友能够有如此的修为当真不易,看来也是天资纵横之辈,还望小友能够多多帮助我这不成器的弟子。”

    “师尊,我怎么说也算是元神之下数一数二了吧?哪里不成器了?”

    “住口,你这孽徒,师尊说你不成器,你就不成器,成器也不成器,更何况你的确不成器,自然便是不成器,你还在这里跟为师顶嘴,罚你三年不准离开岷江水府!”

    “三天行不行?”

    “三年,没得商量!”

    “那三个月呢?”

    “滚!”

    听到这个字,焦洺立刻拉着言道行离开了大殿,去往了自己在岷江水府中的洞府。

    “道行,三个月之后咱们再去外面游玩一番,这三个月咱们就在这里待一阵子如何?”

    “前辈不是说要让你在这里待三年么?”

    “我不是说了三个月吗?”

    “可前辈让你滚。”

    “让我滚,但没有说不行不是嘛!所以三个月之后咱们在出去。”

    这对师徒还真是我见过的最随意的师徒真是无力吐槽。

    摇头笑了笑,吐槽归吐槽,这种带着人气的师徒关系,让言道行想到了自家师尊,一时间脸上带着笑,跟着焦洺去往了他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