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煞气逆冲-道士的-
道士的

第31章 煞气逆冲

    “言道长,这些血煞就靠你了,只有你身上的……”

    摇摇欲坠的青色光幕之下,毛宁川刚对言道行没说几句话,一个浑身血红,指甲如刃,一头黑色长发犹如活物一样的女人出现在了光幕之外,但见其皮肤无比苍白,而在苍白的皮肤表面,大量漆黑血管一样的东西在皮肤之下鼓胀而起,如同一条条黑色的虫子一样在女人的皮肤之下不断的蠕动。

    仅仅只是一巴掌,青色光幕便崩溃开来,那张被毛明川打出的黄色符纸也瞬间燃烧了起来化为了灰烬散落开来。

    “该死!”

    暗骂一声,毛宁川立刻挥舞手中软剑,划过一道银光向柳叶斩去,但没等软剑击中柳叶,大量如潮水一样黏稠的血煞之气迅速汇聚在了柳叶的身前,化为了一只巨大的血色漩涡抵挡毛明川手中的软剑。

    软剑上的那些符箓散发出了淡淡的红光,混合在银光之中瞬间斩开了那血色漩涡,只是那柳叶却不见了踪影。

    言道行体内的内息高速运转着,时刻准备动手,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刺骨的寒气沿着脊梁迅速爬上脑后,使得言道行背后的汗毛全部竖起。

    没有任何犹豫,内息注入手中的金钱短剑,反手挥舞金钱短剑朝向身后撩起,一声尖锐的惨叫在言道行的耳边响起,使得他双耳一阵阵的耳鸣,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此时言道行才看到,那柳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却被言道行反手一剑在胸口和腹部上留下了一道斜着的焦黑剑痕,正散发着丝丝的白烟。

    “言道长,抓住机会,不要给她任何恢复的时间!”

    大喊一声,毛宁川一跃而起,伸手从腰间的布包里面掏出了一把红线,手腕微微一震红线便被射出,如天罗地网般向那柳叶当头罩下。

    若是普通鬼魅,毛宁川这手势必会给其造成极大的损害,只是此时他们面对的却并非是普通的鬼魅,没等那些红线化为的大网触碰到柳叶,那些一直从柳叶身上流淌而出的血煞之气再度升腾而起,正面撞在了那些红线说话的大网之上。

    “滋滋滋……”

    红线在血煞之气的冲击下,立刻燃烧了起来,很快便完全消失在了血煞之气的冲击下,虽然红线的燃烧也焚烧了为数不少的血煞之气,但相对于柳叶身上近乎于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的那些血煞之气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那些血煞之气逆流而上,向言道行和毛宁川包裹儿来。

    看到那些血煞之气涌来,毛宁川不再迟疑,踏禹步,踩北斗,步罡踏斗,单手结手决,手中软剑虚空画符,当符箓画完的一瞬间,丝丝缕缕的火焰自软剑上燃烧起来,软剑赤红,伴随着毛宁川的挥舞,划过一道红色的火焰轨迹朝向那血煞之气劈斩而去!

    “滋滋滋……”

    血煞之气在软剑上的火焰炙烤下,迅速消散开来,只是血煞之气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毛宁川消弭三分,血煞之气便增长两分,虽说血煞之气的确是越来越少,但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完全破除,一旦时间拖延下去,毛宁川的这一道术却是要提前结束了!

    “言道长,我能够感觉到,你身上潜藏着一股惊人的凶煞之气,我虽不知道那股凶煞之气来自于何处,但煞气逆冲,尤其是不同的煞气,互相克制,你体内的凶煞之气品相极高,如果施展出来定然可以克制这股血煞之气!”

    听到这话,言道行便知道为什么毛宁川请自己来帮忙了,另外毛宁川话中所说的杀气逆冲互相克制,显然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三魔煞可以用来对付鬼魅邪祟了!

    既然知道了自己体内的凶煞之气可以对付血煞,言道行自然没有藏拙的理由,二话不说立刻凝聚体内的两股煞气,伴随着牛魔和猿魔的嘶鸣,两股黑色的煞气从言道行的身上涌出,被他操控着汇聚在手中的金钱短剑上。

    由于凶煞之气本就和金钱短剑有些相冲,在言道行挥出这一剑的时候,那金钱短剑上的红绳立刻崩断开来,一百零八枚古铜钱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凶煞之气射出,洞穿了面前的血煞之气,雨打芭蕉一般射在了柳叶的身上!

    “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再度响起,柳叶跪倒在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哀嚎了起来,并且隐约能够看到她的双眼竟然恢复了一丝属于人的灵智,只是很快便又被那股混乱疯狂的意识彻底冲垮。

    看到主神的提示,言道行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那么一个针对于自己打出的远程攻击的被动技能,刚才金钱短剑化为了一百零八枚夹在了凶煞之气的古铜钱射出,便等于是一百零八次远程攻击,其5%的概率触发了一次要害攻击,严格说来言道行的运气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然就算是一次,也足够了!

    一道拴着黄色符纸的红线从毛宁川的手中射出,迅速的缠绕在了柳叶的身上,随即毛宁川迅速冲上前去,反手一剑斩下了柳叶的脑袋,而就在柳叶的脑袋飞出去的时候,一枚血色的玉佩从柳叶的脖子里面飞出,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滋滋滋……”

    柳叶的身体和脑袋迅速干瘪起来,眨眼之间就变得和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的干尸一般,完全看不出其生前的模样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的面前再度浮现出了主神的提示,他的这个隐藏任务已经完成了。

    看了眼面前的提示,言道行看了眼就落在自己脚下的那枚血玉玉佩,并没有伸手去捡那玩意,要知道柳叶的诡异变化肯定是有原因的,而这枚血玉玉佩又是从柳叶的脖子里面飞出来的,就算是傻子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