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言道行VS黑王子(昨日8/10)-道士的-
道士的

第311章 言道行VS黑王子(昨日8/10)

    黑王子手下的那个女人已经重新回到了黑王子的身边,深海提督倒也不以为意,再度施施然的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之上,对一旁的龙王传音说道:“龙王,幸不辱命,夺得首胜。”

    饶是龙王的性子,也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吴穹,你这家伙的性子还是这样,也不知是如何修成如今这般修为的。”

    “万般大道,总有适合我的,碰巧我遇到了,所以就修成了。”

    话说到这里,深海提督再度转头看向了言道行,道:“言道行,接下来你要对付的便是黑王子了,对于黑王子来说,下面这一场是必须要获得胜利的,而对于你来说,如果万不得已放弃也可以,只是我们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提督,放心,黑王子必败无疑。”

    话音落下,言道行便对着龙王和深海提督行了一礼,直接来到了场中。

    看着直接来到了场中的言道行,黑王子倒还真是有些意外,然而当他起身走到场中的时候,言道行却直接开了口。

    “黑王子,你可敢与我赌一把?”

    双眼微微眯起,黑王子回答道:“赌什么?”

    “赌胜负!你我之战的胜负!”

    “代价呢?”

    “命!你我的性命!你可敢?”

    听到这话,黑王子的双眼完全化为了漆黑之色,他盯着言道行,一字一句的说道:“有何不敢,只是我本想给龙王和深海提督一个面子留你一命,只是现在看来,你自己找死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谁胜谁负尚未可知,黑王子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

    黑王子没有继续说话,脸上也仍旧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黑王子已经极其愤怒了。

    黑王子一向觉得,语言是最有魔力的东西,所以他不喜欢说话,再加上恶魔巫术本就是唯心的超凡力量,慢慢的黑王子也获得了拥有魔力的语言,这也是他年纪轻轻便可获得如此实力,杀死其父亲黑海领主的原因。

    因此如非必要,黑王子是不喜欢说话的,而能够让黑王子说出刚才那么多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黑王子的心中已经愤怒已极了。

    此时,在周围一众海盗的喧哗和欢呼声叫好声中,那个水手再度宣布了比试正是开始。

    当那水手宣布比试开始的一瞬间,黑王子的身上立刻炸裂开来大量的黑色烟雾,一条条粗大修长的黑曼巴从其身周的黑烟中窜出,朝向言道行咬噬而去。

    伸手一点,一道青色剑光从指间射出,瞬间斩断了那些黑曼巴,并继续向着黑王子劈斩而去。

    青色剑光瞬间穿过黑烟,却没了黑王子的身影。

    与此同时,一缕黑烟在言道行的身后显现,紧接着黑烟的范围扩大,一只手从黑烟中伸出,径直抓向言道行的后脑。

    只是没等那只手抓到言道行,青色剑光已然回防,瞬间掠过那只手臂,在一声闷哼中,手臂被直接斩断,掉落在地,同时剑光分化,八道剑光如花瓣一般开放,把隐匿于虚空之中的黑王子瞬间逼迫了出来。

    但见此时的黑王子,右臂断裂,鲜血淋漓,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半点的痛楚模样,他只是看着向自己射来的剑光,嘴巴张开,吐出了一个不知什么语言的词语,顿时周围黑风流转,黑王子的身体在黑风之中突然燃烧起了黑红色的火焰,无视了那些剑光的侵袭,身上燃烧着火焰的黑王子正面冲向言道行。

    青玉长河!

    轰!

    剑光合一,飞剑化虹!

    一条如玉石般色泽的河流自半空凝聚而出,婉转腾挪,自半空落下,狠狠的轰击在了黑王子的身上,把黑王子的身体瞬间吞噬。

    青玉长河包裹着黑王子,不断的旋转流淌,不断的轰击在地面之上。

    正当言道行准备给黑王子致命一击的时候,大股的火焰从青玉长河中喷涌而出,一只长满了鳞片的利爪从中伸出,紧接着是一对山羊一般的弯角,慢慢的,化为了恶魔形态的黑王子从青玉长河之中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有火焰凝结的披风,一双羊蹄踩在地面上,立刻使得地面因为高温融化成了液态的熔岩。

    狞笑着看向言道行,黑王子张口对着言道行喷出了一道熔岩和火焰融合而成的炽烈炎流!

    嗡!

    右手剑指在身前斜着一挥,青玉长河正面抵挡黑王子喷出的炎流,然而出乎言道行的预料,那炎流的温度竟然极高,青玉长河一时间根本无法完全抵挡的下来。

    果然一柄剑还是太勉强了吗?

    心念所致,言道行右手剑指再度在身前连续点出两次。

    元阳剑!

    青龙闹海剑!

    元阳剑瞬间化为熔岩火河,转防御为吞噬,消弭黑王子喷出的火焰,同时青澄剑与青龙闹海剑炼剑成丝,化为一青一绿两道剑丝蜿蜒而上,向着黑王子电射而去。

    警兆突生,黑王子突然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背后的火焰披风立刻化为了火焰双翼,猛地震动起来,带动黑王子直冲半空,躲避着两道剑丝,避免剑丝的靠近。

    只是剑丝的速度,又如何是黑王子可以躲避开来的,他只能够不断的化为黑烟,隐藏到虚空之中避开剑丝的攻击,但他又无法一直隐匿于虚空之内,只能够不断的闪烁躲藏,却无论如何都难以逃开剑丝的追踪。

    “龙王,你之前说,他师承某个海外散修?”

    “嗯,没错。”

    “华夏海外散修,咱们两个加在一起,不认识十成,**成也大概知晓,可是这般剑术可不是海外散修可以拥有的,就算是在岷江剑派之中,拥有如此剑术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啊。”

    “所以你想说什么?”

    “他真的是海外散修的弟子?莫不是哪个岷江剑派的长老私生子吧?”

    “这我倒是不清楚,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真正剑术,之前我与他比试了一下,他当时施展出的那一剑,就算是岷江剑派,恐怕也只有那么两三人施展的出来,其剑术天赋之高,根本不像是咱们这个世界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