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重创濒死(二合一)-道士的-
道士的

第339章 重创濒死(二合一)

    轰!

    黑胡子那一头化为金色的头发,仿佛金色火焰一般在脑后燃烧起来,其体型更是从五大三粗的西方大汉迅速的化为了身材纤细高挑,充满了中性气质的俊美青年模样,其背后的金色双翼猛地一震,立刻化为了一道金光迅速脱离了原地。

    而就在黑胡子刚刚离开的一瞬间,其刚才所在的位置有一道漆黑的裂缝一闪即逝,若是黑胡子刚才没有离开的话,恐怕现在至少也要被刚才那一剑重创了。

    看着此时的黑胡子,言道行开口对其说道:“黑胡子,想来这便是你的真正模样了吧?一个……鸟人?”

    “能够见到我如此模样的人,就算是在九大海盗王之中也少有,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吧!”

    话音落下,黑胡子手中的长刀在炽烈如火焰般的金光之下,逐渐的融化变成了一团铁水,但见黑胡子伸手在火红的铁水中一抓一扯,当下便抽出了一柄金色的十字剑,眨眼之间转化之前的长刀为十字剑,并且使得威力大增,倒也的确是有了三分神之后裔的模样了。

    “圣光裁决!”

    高举手中的十字剑,灿烂的金光化为金色的火焰,铺天盖地一般的从黑胡子身周喷涌而出,化为一道十字架的形态,向着言道行落了下去。

    这个时候,言道行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些金色火焰的威力,如果真的被击中了,就算是不死也要脱层皮,绝对不可以正面硬抗。

    心念一动,元阳剑横空而来,化为一条虚幻的熔岩河流,当头挡在言道行的身前,正面抵御那些金色火焰的攻击。

    当金色火焰凝聚成的十字架落于熔岩河流之上的时候,言道行立刻感觉到了来自于元阳剑反馈而来的压力,虽然元阳剑的特性使得元阳剑在不断的吸收着那些金色火焰,削弱对方的力量,但这种程度的吸收速度和削弱程度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至于另外三柄顶级法器飞剑,言道行根本没有打算使用它们对抗黑胡子释放出的金色火焰,元阳剑可以抵抗那些金色火焰,乃是源自于其特性,以及其本身乃是从法宝级数消散了灵识,才跌落下来再度变成顶级法器,实则本身依然是法宝层次剑身强度的本质!

    而无论是紫星河、青澄剑,还是青龙闹海剑这三柄飞剑,不说其属性,就算其本质也比不得元阳剑,实际上当初如果没有已经初步诞生灵识,濒临突破到法宝层次的顶级法器无形剑,那么言道行第一个炼制成法宝的飞剑,定然会选择元阳剑了。

    如果言道行硬要使用紫星河、青澄剑、青龙闹海剑三柄飞剑来对抗黑胡子的话,那么势必会让这三柄飞剑在黑胡子身周的金色火焰之下受到不小的损伤,这种程度的损失,对于言道行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因此在感受到黑胡子身周那些金色火焰的强大之后,除了元阳剑以外,言道行便只留下了无形剑作为对敌之用!

    无形剑!

    剑光化虹!

    琉璃般的虹光一闪即逝,下一秒那十字架形状的金色火焰被瞬间轰爆开来,元阳剑趁机裹挟一小部分金色火焰归于言道行体内逐步炼化,而剩下的那些金色火焰,则是在无形剑之下被尽数消灭。

    脑后黑发缓缓飘荡起来,言道行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缓缓飘荡起来,其身周时隐时现的无形剑围绕着他缓缓旋转飞舞,此时此刻,言道行终于有了一丝单人独剑,破尽万法的剑仙之态了!

    双手化为剑指,身前一划,双臂交叉,法力震动。

    无形剑当下便化为一道灿烂的剑光直冲半空,同时那剑光在一瞬之间化出十数道一模一样的剑光冲天而起,赫然便是四大极致剑术之中的剑光分化!

    这个时候,言道行双手剑指再度挥舞,那些分化出的剑光纷纷化虹,一道道的灿烂长虹横空而出,接连朝向黑胡子轰了过去。

    见此,黑胡子面色微变,手中十字剑立刻挥舞起来,大量的金光或者化为金色火焰,或者化为金色雷霆,或者化为金色波涛,层层叠叠,接连不断,一**的向着那些剑虹正面轰去,二者相撞,迸发出惊人的轰鸣,向着四面八方炸裂开来。

    金色的光芒,琉璃般的异彩,荡漾开来。

    整个魔能战舰都在震荡,本来因为之前亢余行者到来的彩虹桥造成的破口,在此时此刻再度增大,魔能战舰上方的冰层崩塌,挤压魔能战舰舰体,终究魔能战舰整个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外面的冰层也在海水的压力和战斗的余波之下彻底崩碎,冰冷的海水喷涌而出,其中半数沿着魔能战舰的裂缝灌入其中!

    嗡!

    嗡!

    嗡……

    警兆的红灯闪烁不绝,在庞大的水流冲击下,整个魔能战舰都在不断的震荡。

    然而在魔能战舰核心区域的言道行和黑胡子,却是没有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力,他们只是死死盯着对方,向对方发动一次次的攻击!

    黑胡子胜在力量浑厚,言道行则是剑术惊奇。

    双方各有优势,也各有劣势。

    伴随着他们两个的战斗,魔能战舰之中半数被水淹没,其中言道行和黑胡子所在的这片区域也逐渐被水充斥。

    与此同时,言道行转身挥舞剑指,一剑扫过,时隐时现的无形剑瞬间斩开了黑胡子身前的金光,剑气纵横,向着黑胡子周身要害激射而去!

    砰!

    金光炸裂,剑气全部被驱散开来。

    言道行眉头紧锁,黑胡子身上的金光只有无形剑可以劈开,但若是剑气之类的则是无能为力,就算是剑光分化的无形剑也难以建功。

    目前和他黑胡子缠斗了那么长的时间,大体上也摸清了黑胡子的实力,单以力量而言,已然达到了纯阳级数元神修士的程度,只是其运用力量的方式太过于粗暴,当然这也是非修士的共性,因此才使得言道行借以超凡脱俗的剑术和他纠缠了这么长的时间。

    否则如果是任意一个纯阳级数的元神修士,言道行都将无能为力。

    但就算是如此,现在的言道行也逐渐的落入了下风,这还是他巫道双修,持久力远比同等级的虚灵级数元神境界修士更强的原因,否则的话他可能早就要败于黑胡子之手了。

    目前大概只有楚河汉界一招可以对付的了黑胡子了,但若是这一招杀不死黑胡子,或者不能够给他重创,那么等待我的恐怕就是失败,乃至于死亡了!

    呵,我还在犹豫什么,事情发展到了现在,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是吗?

    一念至此,言道行深吸一口气,元神和肉身的力量一齐调动了起来,伸手一招,无形剑立刻化为一道剑光落于言道行右手之上。

    双手一起握在剑柄之上,言道行缓缓把无形剑高举于头顶。

    狂暴剑气,冲天而起!

    黑胡子面色大变,他看着言道行手中的无形剑,身上的金光突然收敛,反而全部汇聚到了手中的十字剑之上,在近乎于无穷尽的金光灌注下,黑胡子手中的十字剑逐渐产生了裂痕,分明剑身已经完全崩碎化为了碎片,反而在十字剑之中的金光作用下继续维持着十字剑的形态!

    “呼……”

    吐出了一口气,言道行看着前方的黑胡子,双手紧握无形剑,当头劈下。

    太白剑典——楚河汉界!

    轰!

    一剑斩出,以无形剑剑锋为界,一道无形的天涧伫立于大殿之中,但凡无形剑指向,无论是可以承受最强大的魔能机甲轰炸的甲板,还是上方无比坚固的穹顶,都在一瞬之间分割成了两半,甚至于整个魔能战舰都在这一剑之下化为了两半!

    与此同时,黑胡子面色大变,手中的十字剑也毫不迟疑的直接劈斩而出。

    一瞬之间,刺目的金光如第二个太阳一般绽放开来,充斥着整个大殿,下一秒轰鸣声响起,爆炸产生的波纹,伴随着金光向外扩散,轰鸣声项彻不绝,魔能战舰整个断裂化为了两半,使得本来还在缓缓渗入的冰冷海水,迅速的灌入了魔能战舰之中。

    轰!

    轰隆!

    炽烈的金光横冲直撞,化为无数的金色洪流向外冲击,整个大殿面目全非,残破不已。

    良久之后,金光散去,烟尘消散,言道行悬浮在半空之上,无形剑垂在右手身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一剑,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此时依然是疲惫不堪,一身力量百不存一。

    看着消失在了半空的黑胡子,言道行露出了一丝笑容,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斩出这一剑,只要能够把黑胡子干掉也就足够了。

    伸手便要把无形剑收起来,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面色微变,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了自己身后,正当言道行欲要挥舞手中的无形剑进行攻击的时候,一柄细长的金色光矛刺穿了言道行的背心,从其胸口刺了出来。

    噗!

    一口鲜血从言道行的口中喷出,他转头看去,黑胡子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出现在了言道行的身后,此时的黑胡子极为狼狈,左臂完全消失不见,大半个身体都鲜血淋漓,一道剑痕从左肩断臂处延伸下去,沿着黑胡子的胸口和腹部一直延伸下去,斜着在黑胡子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几乎把他整个劈成两半的恐怖伤势!

    并且肉眼可见的,有丝丝缕缕金色的光芒在黑胡子的伤口上流转不休,维持着他身上的伤势,使得黑胡子身上的伤势不至于加重致死。

    “呵……呵呵呵……”

    沙哑的笑声从黑胡子的口中传出,他死死的盯着言道行,沙哑的声音继续响起。

    “黑皇帝,你的确是有资格成为九大海盗王之一,就凭你能够把我逼到如此的程度,就比什么高卢公爵、巫毒酋长之流有资格一万倍,可惜你终究没有杀死我,所以你就只能够到此为止了!”

    仅剩下的一只右臂猛地向前用力,金色光芒所化的光矛再度向前刺了三分,使得在言道行的胸前撕裂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而其心脏也被光矛彻底的撕碎了开来!

    光矛瞬间消散,黑胡子松手任由言道行的身体从半空落下,轰然跌入水面之下。

    言道行跌入水中,在冰冷的水中迅速下沉,手中的无形剑也与言道行分离,沉入水中。

    血液从言道行的胸口中涌出,在海水中迅速的消散开来,而冰冷无比的海水也同样沿着胸口的破洞涌入其体内,冰寒之气逐渐扩散到了言道行的全身。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伴随着心口血液的逸散缓缓的流逝,大概不需要很久,他的身体就会彻底的死亡,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便是任由自己死亡,最终回到轮回都市以之前没有用得上的复活十字架复活自己。

    第二个选择则是遁出元神,放弃肉身,这样可以以元神的形态存活。

    只是那样一来,他就只能够选择金丹法来修行下去了,至于古法和祖巫之法,都将无法继续修行下去,就算他最终找到了一具身体,最终也只能够是从头开始。

    这还没有计算元神和肉身不匹配的情况,换言之如果言道行遁出了元神,他将彻底的失去无限可能的未来。

    可惜,本来不想把自己的修为和主神挂上关系的,如此一来,借以复活十字架复活的我,必将和主神的关系更进一步,只是如今看来也已经没有办法了。

    言道行就算是本世界的土著,也不可能选择遁出元神这个选项,更何况他只是一个轮回者,因此言道行终究还是选择使用复活十字架进行复活。

    但就在这个时候,言道行的血脉深处,一点点的精血迅速汇聚起来,逐渐的注入了言道行空洞的心口之中,同时玄冥虚像从言道行的体内升起,北海海底的洋流,顿时变得汹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