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不情之请-道士的-
道士的

第37章 不情之请

    实际上在言道行第二次点燃怨火红烛的时候,毛宁川已经赶来了,只是在言道行的示意下暗中隐藏了起来,做好万全的准备给诡王一个惊喜。

    当红灯鬼妓再一次被击溃的时候,言道行便拖拽着黑鼠老三向着毛宁川埋伏好的地方跑去,果不其然诡王没有任何怀疑的紧跟上去,正好中了早已经使用了特殊符箓规避了自己生人气息的毛宁川布置下的陷阱。

    八枚桃木长钉,呈现八卦方位钉住了那张红线大网,诡王站在红线大网的中央,双手托举着红线大网,庞大的阴气不断抵御着红线大网的压制,看着落在自己身前的毛宁川,那被一层层纸糊住的脸上,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喜怒。

    “茅山传人……”

    “你识得我?”

    “你们茅山的人身上都有同一股臭味,我认得很清楚。”

    没有搭理诡王的嘲讽,毛宁川直接开口说道:“人鬼殊途,我不与你多言,今日便要超度了你,让你今后害不得人!”

    话音落下,毛宁川反手从身后的包里取出了一把黄色符纸,口中念咒,把手里的黄色符纸向着诡王抛掷了出去,那些黄色符纸一脱手,立刻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砂一样,迅速飞向了诡王,穿过了红线大网贴在了诡王的身上,散发出了丝丝烟气,立刻使得诡王发出一声闷哼,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踏禹步,踩北斗,步罡踏斗!

    结手印,念令咒,令言咒起!

    红线大网逐渐散发出了红色的光芒,那八枚桃木长钉之上也有八卦虚像浮现,不断流转散发出了一股股的镇压之力,缓缓的向着诡王靠近了过去。

    “叮!”

    反手把腰间的软剑拔出,毛宁川单手微震,手中的软剑在身前虚空划出一个个的符箓,紧接着毛宁川咬破了舌尖,一口至阳之血喷出,竟奇妙的悬浮在了半空,血液混合之前软剑的虚空画符,形成了六枚半人大小的红色符箓,在毛宁川的操控下,沿着**之位把诡王牢牢的困在其中,束缚了起来。

    此时的诡王,看起来已然落入了绝境,已然无法逃脱被困住彻底镇压的命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诡王那充满了嘲讽的笑声再度响起。

    “呵呵呵,哈哈哈……八卦桃木钉,**血符,天罗地网,你们茅山的手段也就仅此而已罢了!”

    话音刚落,一点紫光从诡王的体内深处浮现而出,化为了一条虚幻的恶蛟,张牙舞爪的击碎了**血符,弹飞了半数的八卦桃木钉,撕裂了天罗地网,随即恶蛟消散,诡王立刻从中冲出,大笑着消失在了毛宁川的面前,眨眼之间无影无踪。

    看着离开的诡王,毛宁川猛地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双腿一软先后倒下,幸而言道行赶来抱住了毛宁川的身体,不然直接摔在地上,那确实要伤上加伤了。

    “言道长,我,我的包里有一只黑色的瓷**,里面,里面有药,帮我拿一粒。”

    没有任何犹豫,言道行立刻从中取出了一粒丹药塞进了毛宁川的口中,艰难的把这一粒丹药咽下,毛宁川缓了一缓,才终于有了一些力气再度站了起来。

    “言道长,麻烦你帮我把那八枚八卦桃木钉找回来,然后我们立刻离开这里,那恶鬼实力惊人,而且听起来与我茅山前辈打过交道,恐怕其实力极为强大,我们不可力敌,先回去从长计议为好。”

    对于刚才毛宁川的手段,言道行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可以说得上是极为强大了,可就是那般强大的手段,却依然无法完全解决掉诡王,可见诡王的实力定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根据血煞麒麟玉佩上的信息和黑鼠老三给予的消息来看,诡王的三件鬼道法器想来是不在他的手边,否则诡王的实力绝对还要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根本不是可以轻易对付的对象,至少正面对抗的话,全盛时期的诡王绝对要超过毛宁川不少,自然也不是言道行可以对抗的目标!

    天罗地网已经损坏,唯有八卦桃木钉还算是完好,收回了八卦桃木钉之后,言道行立刻扶着毛宁川往刘府赶去,而让言道行有些例外的是,那黑鼠老三竟然没有趁机逃跑,反而是紧跟着他们去往了刘府。

    不得不说,黑鼠老三不亏是积年的独行客,在保全自身这件事情上,真的是很会看准时机了。

    回到刘府,看到毛宁川的样子,刘天佑大惊失色,立刻安排人去找大夫,然后让人把毛宁川安排到他的房间好好休息,当然在这期间他也没有忘记跟着言道行和毛宁川回来的黑鼠老三,在问候了一声之后,便让人给黑鼠老三安排了住处,当然刘天佑也没有忘记让人在暗中看好黑鼠老三,防止他搞什么幺蛾子。

    坐在毛宁川的房间客厅,刘天佑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从言道行那里听到了关于诡王的各种事情,对于毛宁川都无能为力,只能够击退的恶鬼,刘天佑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事情,实际上他早就过了与毛宁川互相利用的程度,他们两个是真正的朋友,自然刘天佑是很清楚毛宁川的性格,他是不可能放任那恶鬼在上海滩横行的!

    “言道长,我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可否?”

    看着刘天佑,言道行缓缓的点头,他大概有所猜测,对其说道:“刘会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便是,只要我能力所及,便会全力以赴。”

    脸上带了一丝笑容,刘天佑对言道行说道:“言道长,宁川贤弟伤愈之后,定然会全力以赴的去对付那个恶鬼,但是宁川贤弟独木难支,我想请言道长尽可能的帮助宁川贤弟。”

    “刘会长,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也知道,我擅长的地方大部分都在功夫上,道术方面基本上没有多少能耐,我能够给毛道长的帮助并不算多。”

    “这一点还请放心,言道长你之前的要求我已经有些成果了,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两门道术和术法,可以帮助言道长你增强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