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计划和疏忽-道士的-
道士的

第46章 计划和疏忽

    挥手打出一根根的红线,束缚在了雪女的身上,只见那些红线竟然没有一丝被火焰损伤的模样,牢牢束缚着雪女的身体,使得雪女一时间无法躲避言道行和毛宁川的攻击。

    这些红线是茅山特制的火绒线,在经过秘法制作,可以抵挡火焰的焚烧,就算是道术火焰也可以维持一时,只不过制作不易,材料价格不菲,茅山本身也没有太多的存货,如非诡王的那枚血煞麒麟玉佩引诱了一个茅山弟子堕入鬼道,使得茅山一众长老大为光火,倒也不可能在法器和各种装备上几乎是倾尽所有的帮助毛宁川了。

    砰!

    第一根黑狗钉魂钉钉入了雪女的体内,雪女当下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只是对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鬼,尤其是还是平胸,毛宁川和言道行根本没有任何的怜惜之情,手中的黑狗钉魂钉接连钉下,在雪女尚未挣脱红线的时候,完全钉入了她的体内!

    三根黑狗钉魂钉一起把雪女钉在了地上,毛宁川立刻拉着言道行后退,就在他们两个退到屋子门口的时候,三根黑狗钉魂钉上分别涌出了黑色的烟气,化为了隐约的三只黑狗形象,对着雪女的身体不断的撕咬。

    终于在雪女一声绝望的叫喊下,三只黑狗把雪女的身体彻底撕成了三份,大口大口的吞噬了起来,当它们吞噬掉了雪女的时候,则立刻看向了掉落在地面上的雌雄白凤镜。

    正当那三只黑狗想要上前去撕咬雌雄白凤镜的时候,毛宁川却立刻掐动法诀,那三只黑狗转过头凶恶的看了毛宁川一眼,不甘的还原为了黑烟回到了三根黑狗钉魂钉之内。

    “呼……”

    吐出了一口气,毛宁川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那三根黑狗钉魂钉,略微缓了缓才上前收起了黑狗钉魂钉,并且使用十多张符箓把那只雌雄白凤镜彻底的封印了起来,一起放入了背包里面。

    走到了毛宁川的身边,言道行有些好奇的问道:“毛道长,刚才那三个钉子一样的法器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好像不太受控制啊。”

    “刚才那三根黑狗钉魂钉,并非是我茅山的法器,而是多年前明清两朝交替的时候,民不聊生,有一旁门修士花费大力气搜罗了三只极具灵性的黑狗,使用秘法喂食那三只黑狗各种生魂和恶鬼,然后把那三只黑狗连同数种材料一起炼制出来的一套法器。

    那旁门修士仗着这套法器纵横华夏,却因杀戮过多被我茅山前辈斩妖除魔,而这三根黑狗钉魂钉因为对恶鬼等物极具克制能力,所以被留下保存至今,如若不是这一次的诡王实在是太强,我也不会亲自请出这套法器来。”

    所以说……当初那个旁门修士是被你们茅山的前辈杀人夺宝了是吧……我应该说真不愧是名门大派吗?

    这话当然是不可能真的说出口的,否则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定感情的毛宁川恐怕立刻就要和言道行分道扬镳了。

    不过言道行对于那套黑狗钉魂钉实在是有些眼馋,只可惜一时间无法找到合适的方法把那套法器搞到手里,只能够从长计议了。

    雪女被灭杀,三件鬼道法器之一的雌雄白凤镜也落入了自己等人的手中,言道行的计划可以说是真正的向前跨了一大步,接下来便是要想办法把雌雄白凤镜给送到爱德华-弗朗西斯的手里了。

    言道行的计划实际上并不复杂,三件鬼道法器各有诱惑和赋予强大阴气的能力,但却没有真正可以操控一个人的能力,自然对于意志力要比人更强的吸血鬼也是没有太大效果的,最多也就能够在爱德华-弗朗西斯这个吸血鬼意志薄弱的时候略微引导而已。

    实际上如果不是之前言道行对爱德华-弗朗西斯的克制太过于强大极有可能杀死他,爱德华-弗朗西斯是根本不可能接受蟠龙匕首的诱惑和力量的。

    换句话说,只要把爱德华-弗朗西斯的实力再度增强,把两件鬼道法器都扔给他,那么不管诡王想要靠这三件鬼道法器做什么,都需要找上爱德华-弗朗西斯,那个时候言道行和毛宁川便只需要作为黄雀安静等待最佳时机的到来便可以了。

    驱虎吞狼,不外如是,只是对于法器了解不多的言道行,在制定的计划的时候忽略了一个不小的问题。

    在言道行和毛宁川带着雌雄白凤镜回到刘府的时候,在上海外围的一处树林中,诡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浑身缠绕着血煞的中年道士,那双一直隐藏在一张张盖在脸上的宣纸下的眼睛,仿佛在打量那中年道士一样,良久之后点头说道:“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我故意散播出去的三件法器,竟然诱惑了一个茅山的道士,还真是风水流转,合该我为被封印镇压的苦楚收点利息了。”

    “你就是毛宁川所说的诡王了吧?一个被处死的前朝王爷,难怪化为恶鬼没有几年就能够拥有如此修为,只是今天你遇到了道爷我,便只能够成为我的养料了,道爷天赋异禀,修行鬼道水到渠成,只要吞了你这恶鬼,足以省下我数十年之功,却是难得的补品了。”

    “血煞麒麟玉佩,乃是我故意散播出去的三件法器之一,我如何会不知道它有什么样的能耐,况且我的法器自然不可能伤的了我。”

    话音落下,诡王猛地伸手对着那道士单手一抓,立刻便有大股大股的血煞之气从那道士的身上涌出,归于诡王的手中被他迅速吸收。

    见此,那道士面色大惊,立刻调动体内的血煞之气收敛于自己体内。

    看着自己吸收的血煞之气越来越少,诡王轻笑一声,开口说道:“终究是离开我太久了,操控的竟然有些生疏了,不过也无所谓,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我亲手把属于我的东西从你的体内挖出来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