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杀爱德华-道士的-
道士的

第47章 杀爱德华

    噗嗤……

    一枚心脏被诡王从那堕入鬼道的茅山道士胸口挖了出来,单手一捏,心脏破碎,一枚血色的玉佩出现在了诡王的手中,赫然便是那血煞麒麟玉佩了。

    无视了那一脸不甘倒在地上的茅山道士,诡王张口便把血煞麒麟玉佩吞入了体内,顿时一股股惊人的血煞之气从血煞麒麟玉佩中涌出,迅速的融入了诡王的体内,同时两只泛着血色的残魂,从血煞麒麟玉佩中浮现出来,哀嚎着连同那些血煞之气一起被诡王完全吸收到了体内,当下般使得诡王的身体凝实了三分。

    “血煞,蟠龙煞,雌雄煞……唯有三种煞气培育出来的残魂可以帮助我凝练煞躯,现在血煞之气和血煞残魂已经被我收回,也是时候开始收回蟠龙匕首和雌雄白凤镜了,等我的煞躯凝练完成,定然要把那两个道士彻底的杀死,让他们魂飞魄散!”

    一阵阴风吹过,诡王的身体消失在了树林中,只剩下一具死状可怖的尸体,不甘的躺在地面上。

    ……

    最近一段时间,上海经常性有未出嫁的少女失踪,一开始上海的警察还在到处寻找拐卖少女的人贩子们,然而当他们找到了一具具血液完全被吸干,并且脖子上明显有利齿咬破的痕迹之后,上海的警察终于不敢继续查下去了,并且在消息走漏之后,整个上海滩人心惶惶,尤其是家里有未出嫁少女的人家,更是如此。

    言道行和毛宁川两个人坐在刘府上喝着茶,当他们听到刘天佑转达的消息之后,都陷入了沉默,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些被吸干了血液的少女,应当全部都是爱德华-弗朗西斯杀死的,他已经从低调的吸收血液不致死,发展到公然杀人吸血的程度了。

    放下了手里的茶碗,毛宁川看着言道行,说道:“言道长,计划改变一下吧。”

    心中暗叹一句,言道行在听到刘天佑转达的消息时,便知道毛宁川定然会要求改变计划,因为他是不可能看着爱德华那个吸血鬼,不断的杀死一个个无辜的少女,他定然是想要出手先把爱德华那个吸血鬼给杀死,保证那些少女的安全了。

    尽管对于这个做法是反对的,但言道行却不可能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因为他一旦这么做了,那就等于是断绝了和毛宁川的良好关系,对于他今后的任务着实不利。

    算了,大不了我完成主线任务便回去就是,至于诡王的这个支线任务,却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言道行便没有反对毛宁川的话,而是立刻拿出了全力支持他的态度,开口说道:“毛道长,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我们先杀死了那个吸血鬼,那么很有可能就要直接面对诡王了,到时候可是一场硬战了。”

    听到言道行这话,毛宁川立刻点头说道:“言道长,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是豁出我的姓名,也会把那诡王彻底杀死,你尽可以放心。”

    “如此,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咱们今晚便动手去杀死那只吸血鬼,只可惜那个家伙一直待在英国大使馆,白天杀进去恐怕没等咱们找到他,就要被那些英国人拿枪打死,否则咱们在白天找上他的话,应该可以更加顺利的干掉那个吸血鬼了。”

    “无妨,我早有准备,如果说他真的是怕阳光的话,就算是晚上我也有办法。”

    入夜,英国大使馆。

    在言道行的带领下,他们两个人顺利的进入了英国大使馆,跟着阴气的指引来到了英国大使馆最上层的房间之中。

    看了一眼那已经打开了盖子的棺材,言道行知道爱德华那个家伙已经知道他们摸进来了,此时正隐藏在某处阴影中看着他们。

    此时,言道行和毛宁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毛宁川立刻取出了一枚红色的符箓,在咒语声中,那枚红色符箓被射到了天花板上贴在了上面,伴随着毛宁川的一声低喝,那枚红色符箓绽放出了刺目的光芒!

    日光符!

    “啊!”

    一声惨叫传来,在言道行背后,一道漆黑的影子从衣架后面窜了出来,迅速向着大门处冲了过去。

    然而没等那道漆黑的影子冲出大门,却被一道红光反弹了回来,撞碎了一张桌子,倒在了地面之上。

    这个时候言道行才看到,毛宁川竟然无声无息之间在大门贴上了两张符箓,彻底封锁了大门,使得刚才想要逃出去的爱德华被弹了回来。

    “该死的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这句话爱德华是用英语喊出来的,虽然言道行之前在现实世界的时候,英语就不那么好,不过他总算也是当代的年轻人,玩过游戏,看过电影,况且轮回者在进入副本的时候,语言问题早就被自动解决了,无论是什么语言在轮回者听来都是自己的母语,却是方便了没啥语言天赋的言道行了。

    蟠龙匕首再度被浑身冒着黑烟的爱德华握在手里,蟠龙匕首中的阴煞之气立刻涌入了爱德华的体内,使得爱德华怒吼一声,身上那如同被硫酸灼烧的伤势迅速的恢复了起来,并且其体表弥漫起了一层阴煞之气,竟然隔绝了阳光对爱德华的克制和大部分伤害!

    “华夏的猎魔人……我记得你的气味,这一次你把自己的同伴也带来了,既然来了你们也不用离开了!”

    反手把背上的一只长条木匣扔到了一边,毛宁川紧了紧身上的背包带子,然后从中掏出了一把黄色的符箓,单手一震,那些黄色符箓纷纷射出,化为了一只只火鸟,向着爱德华扑了过去。

    同时,毛宁川抬脚把地面上的长条木匣挑了起来,双手在长条木匣两边一拍,木匣瞬间分为一大一小两半,下一秒毛宁川伸手一抄,挥臂一甩,长条木匣彻底分开,一柄长约一米五六,通体金黄,表面刻画着红色符箓的长剑出现在了毛宁川的手中,散发着灼灼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