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瞬息万变-道士的-
道士的

第48章 瞬息万变

    毛宁川手里的那柄剑,至少不会比那三根黑狗钉魂钉稍差,甚至于还要高上一筹,换句话说他的这柄剑绝对是一件顶级的法器,就算是诡王的那三件鬼道法器也不可能比得上。

    突然间,言道行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既然爱德华这个吸血鬼是盼望不上了,那还留着这些鬼道法器做什么,不如直接毁掉来的省事。

    当然,这些事情言道行没有来得及细想,便已经拔出了腰间的符箓软剑,向着爱德华冲了过去。

    毛宁川手里的那把剑很沉,即使是毛宁川这个与言道行一般,把功夫练到了二流的高手,挥舞这柄剑也着实有些吃力,但同样的威力也着实不小,仅仅只是剑风,便在爱德华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即使是蟠龙匕首赋予的阴煞之气也无法促进伤口的愈合。

    不同于毛宁川,言道行手中的符箓软剑杀伤力,相对于现在这种状态的爱德华要小了很多,但是由于其轻便的特性,使得言道行出手速度极快,一道道的红芒笼罩了爱德华的周身上下,再加上毛宁川手中那柄剑的配合,使得爱德华不得不接连退后,避其锋芒,反而被言道行和毛宁川两个人合力压制了下来。

    “该死!该死!该死!我竟然被两个黄皮猴子给逼到了这种程度,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怒吼一声,爱德华突然反手把手里的蟠龙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处,顿时一道道蜈蚣一样的黑色血管从爱德华心口处的皮肤中鼓胀起来,迅速的覆盖了他的全身,爱德华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竟生长到了两米半高下,身体更是魁梧异常,并且手脚变得锋利如野兽利爪,更是在手脚和脸颊上生长出了一枚枚黑色的鳞片,俨然变得不似人形了!

    “哈哈哈,这就是力量,这就是力量……你们,给我去死吧!”

    怒吼着,爱德华挥起一抓,朝向毛宁川和言道行横扫了过去,言道行立刻压低身体,避过了这一爪,但毛宁川却没有来得及,抬起手中的长剑抵挡了爱德华这一击,整个人竟然被直接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墙壁上,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当然爱德华也不是安然无恙,只见他的那只手臂上,竟然印上了一道长剑剑身上的符箓,那符箓正不断的散发着红芒,如烙铁一样持续的灼烧爱德华的身体,并且有逐渐烙印到爱德华手臂之内的趋势,使得爱德华不断的怒吼,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呛!

    那柄长剑被插入地面,毛宁川伸手在剑刃上一抹,立刻便有大量的血液流淌到了剑身之上,使得剑身上的那些符箓更是变得明灭不已,俨然是一副要冲破剑身飞出来的模样了。

    “真气斩符,以血引之,急急如律令,敕!”

    单手在身前划出一道符箓,随即反手拍在了剑身之上,顿时那些染血的符箓纷纷从剑身上飞出,化为了一道道明灭不定的血符,朝向爱德华射了过去。

    与此同时,看到爱德华有想要躲闪的趋势,言道行迅速冲上,手中的符箓软剑一剑穿透了爱德华的脚背,把他的左脚钉在了地面上,同时从身上掏出了一大把红线抛掷了出去,那些红线立刻化为了一张天罗地网,把爱德华困在其中,使得想要逃走的爱德华慢了一步,而就是这一步,足够那些血符击中他了。

    一张张血符烙印在了爱德华的身上,全部都和烙铁一样,深深的陷入了爱德华的体内。

    一双利爪不断的抓着自己的身体,把那些被血符烙印到的血肉全部撕扯下来扔到了一边,只是这些血符仿佛烙印在了灵魂中一般,撕下一块肉却仍旧烙印在他的身上。

    就在爱德华想要放弃战斗转身逃走的时候,毛宁川已经来到了爱德华的身前,挥舞手中的长剑,一剑斩下了爱德华的脑袋,使得爱德华那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在了地面之上,化为了一摊黑灰色的灰烬散落开来。

    吸血鬼爱德华,死于毛宁川和言道行之手。

    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主神提示,言道行吐出一口气,虽说这个任务的奖励没有支线剧情,但是轮回点着实算是丰厚。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之前在杀死雪女的时候,言道行也完成了一个杀死雪女的隐藏任务,获得了1500轮回点和一个e级支线剧情的奖励。

    综合这些隐藏和支线任务,言道行目前获得的奖励已经算是大丰收了,实际上如果现在他去完成主线任务然后立刻回归,已经不亏而且大赚了,只是在言道行的心里,总有那么一丝想要拼一拼的想法。

    杀死诡王这个事情,并是支线任务3的目的,也就是说杀死诡王极有可能也是一件隐藏任务,并且可以预见的是,杀死诡王的隐藏任务奖励绝对会让自己惊喜,如非事情真的是无法完成,言道行是不打算放弃的。

    休息了一下,言道行从地面上拔出了那柄符箓软剑,然后用剑刃在那一堆灰烬里面拨弄了一下,终于找出了一柄漆黑的匕首,赫然便是那蟠龙匕首了。

    从怀里取出毛宁川给他的一些符箓,向着蟠龙匕首上贴了上去,但就在这些符箓贴在蟠龙匕首上的时候,符箓却自行的燃烧了起来,同时毛宁川腰间的背包也突然着了火,毛宁川立刻把背包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只见那放在背包最内层,使用大量符箓封禁的雌雄白凤镜表面的符箓,竟然也自行燃烧了起来,本来被封印住的阴煞之气再度扩散而出。

    这个时候,无论是毛宁川还是言道行,都感觉到一股庞大的阴气出现在房间之中,转头望去,但见那诡王缓缓从墙壁之中走出,看向了言道行和毛宁川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