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不用和他讲江湖道义了!-道士的-
道士的

第61章 不用和他讲江湖道义了!

    众人安静了下来。

    两仪门的馆主看着言道行,脸上的微笑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让人望之生畏的冷厉之色。

    缓缓的站起了身,两仪门的馆主看着言道行,开口说道:“言门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言道行的两只手臂,一手平行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桌子上,一手则是支起撑着他的下巴,似笑非笑的对其说道:“我只是想要把你们打死,或者被你们打死。”

    双眼眯起,两仪门馆主盯着言道行,良久之后才再度开口说道:“如果言门主你冥顽不灵的话,那么为了我们上海武林的未来和大计,那我只能够得罪了,等到击败你之后,会邀请你在我们两仪门坐一坐,等到言门主你能够理解我们的苦心,自会放你自由。”

    “呵,冠冕堂皇,想来当初你们也是用这个理由来对付三圣门的吧。”

    没有回答言道行这句话,那两仪门馆主立刻走出了桌子的范围,来到了后面空着的比武场之上,对着言道行抱拳说道:“两仪门,张千秋!”

    看到两仪门的馆主张千秋已然准备好了比试,言道行二话不说立刻离开了座位来到了张千秋的身前,同样抱拳说道:“三圣门,言道行!”

    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言道行上前一步,身上骨骼咔嚓作响,皮膜筋肉紧绷如甲,毫无花哨,朴实无华的一拳,嚯的一声朝向张千秋轰去。

    牛魔顶角!

    双手一刚一柔,一后一前,一防一攻,张千秋右手如灵蛇般迎上了言道行这一拳,手臂缠绕在了言道行的拳头上,同时左手如盾,正面挡住这一拳,紧接着右臂如蛇一般沿着言道行的右臂向前游走,朝向言道行的脖颈撕咬而去。

    真武阴阳,灵蛇吐信!

    张千秋的手掌越来越近,言道行立刻收力,紧绷的皮膜筋肉瞬间软化,手臂从张千秋的钳制之中抽离出来,右腿屈膝,斜着朝向张千秋的左腿膝盖踩踏而下。

    牛魔踏蹄!

    身若柳絮,张千秋的身体瞬间向身后平移了三步,眼见着言道行那一脚踏碎了地面上的石板,面色微变,双臂同时前伸化拳,手臂微震,皮若龟甲,大巧不工,一上一下,分别向着言道行的心口和丹田轰去。

    真武阴阳,玄龟撼岳!

    言道行不进反退,右脚前踏,随即身形旋转,右脚如轴,陀螺一般顶着言道行的身体向前冲去,双手如掌如拳,旋转着向张千秋的胸口连续轰去。

    猿魔捞月!

    砰砰砰……

    二人四臂,一瞬之间碰撞了一十三次,言道行双臂阵痛,张千秋皮肉撕裂,不分胜负。

    身体旋转三圈之后,言道行左脚踩在张千秋双脚之后,脚尖勾住了张千秋的右脚脚跟,使其不得退后,同时双手化爪,一齐探出,带着一丝狂风抓在了张千秋的身上,一连六爪在张千秋的身上留下了数十道血痕,真正如猛虎一般。

    虎魔撕肉!

    噔噔噔噔!

    连退四步,张千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身前的伤口,他败了,败的很痛快,他很清楚刚才那一招如果不是言道行手下留情,那他恐怕已然被言道行双爪撕裂脖子了,只是言道行的手下留情不仅仅没有让张千秋有丝毫放弃计划的想法,反而对三圣门的武功越发的渴求了!

    看向了坐在言道行身后的那个老者,对其使了一个眼色,那老者知晓厉害,也顾不得到底会不会被人议论了,况且刚才他们的言行已经把大义抓在了手里,再加上他们十二大武馆的权势,倒也不怕引来非议!

    “燕子堂,燕十三,请赐教!”

    当话音落下之时,那之前被言道行气的捏碎了自己最爱的核桃的老者燕十三,已然靠着远超常人的速度来到了言道行的身后,双手如钩,从后面向着言道行的双眼挖了过去!

    感受到身后恶风传来,言道行突然后退一步,身体向后躺去,直接靠在了那燕十三的怀里,腰腹加力向上一挺,额头直接撞在了那燕十三的下巴上,撞得他只翻白眼,唾液横流,使得言道行一阵阵的恶心,身形急转绕过了燕十三的身体,抬腿勾住他的双腿,双手化拳,一连十三拳从后脑为先,一路向下,轰在了那燕十三的背脊之上,只听燕十三背脊连续发出咔嚓之声,惨叫一声,当下便瘫倒在地,浑身抽搐着昏死了过去。

    “大胆!竟然胆敢出此重手,当真是看我上海武术界无人了!”

    “燕十三老前辈是我上海武术界的名宿,你下手竟然如此恶毒,却是留你不得了!”

    “这般心黑手辣,不识大体,凶残恶毒之人,一身武功也是危害世人,我们绝对不能够放纵他离开这里,除恶务尽,大家不用和这种人讲江湖道义,一起出手吧!”

    又是你……之前就是你说不讲江湖道义,现在还是你,你到底有多么不喜欢讲江湖道义啊?

    心里吐了个槽,言道行转头看向了剩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十二大武馆的馆主们,缓缓伸了懒腰,笑着说道:“行了,我赶时间,你们一起出手吧,痛快一点,反正你们也是这么打算的不是吗?”

    听到这话,那些坐在下面的十二大武馆的馆主们,无论是和言道行比试过的,还是没有比试过的,全部都站了起来,此时此刻是利益之争,他们谁也不像落于人后!

    “言道行,可惜你太过于冲动,太过于猖狂了,我们却是不得不再一次出手了。”

    “想要围攻就围攻,想要出手就出手,不要找那么多的理由,这样我还敬佩你们行事光明正大,不然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那却是有些没意思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满足你的愿望!”

    言道行看向再度朝着自己走来的张千秋,眼中似有一丝带着霸道王者之意的煞气时隐时现,点头对那张千秋说道:“但愿你们给我带来的压力,可以真正的让我满意!”